【all叶】千丝结 01

狗血天雷私设ooc

-

叶修是带着父母的期望出生的,可上天却从来不让这个天之骄子有着美满的生活。

他刚生下来便煞气冲天,连小声的啜泣都不曾有过,而叶秋却紧紧抓着叶修的手嚎啕大哭,仿佛是遇见了漂浮在水中的甲板,唯有抓住他,人的一生才可安心。跟在叶父身边来为孩子取名赐福的天师却紧紧的皱紧了眉头。

这个孩子心中有结。

回溯旧时,民国时期曾有一门功法,名为千丝结。为的就是让彼此相爱的人在转世后也可互相找到对方再续前缘。

心似千丝网,中有千千结。

可是这个孩子身上的结太多了,如同万千宠爱的骄子,受着他人的爱与欲。而又因为千丝结,也因着他前世对于所有绑结之人的喜爱,讲他们身上的因果孽障全都一人承担。若不是他身上的功德过于深厚,刚出生时他就已经死了。

但他现在却也不好过,半人半鬼的阴阳身注定了他终将要受到怪病的摧残。

叶父紧张的看着天师皱起的眉头,饶是去金//三//角//缉//毒差点身亡时也没有这时害怕。

天师摸了摸叶修的脑袋,说道:“你的孩子会为你带来无上荣光,此生大业有成;但却有着命中业障,你要好好待他,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要害怕,他的上辈子有着大功德,一切都会挺过去的。”

情深不寿,贵极必伤;天之骄子,情爱两缠。

似乎是一条很缥缈虚无的批语,而叶父却牢牢的记在心中,叶修是他盼了很久的孩子,即使没有天师的话语,也不会让他放弃叶修。

“那名字呢?”叶父小心翼翼的问道。

“大子名修,伊中情之信修兮。二子名秋,春花秋月何时了。”

为何要叫二子秋叶父这么多年来也一直不明白,也不明白为何要用春花秋月何时了来寓指。而天师也没有告诉他,因为在二子的身上,他看见了丝,一根与叶修紧紧缠绕在一起的丝。

兄弟逆伦,为情而已。

叶修长到7岁时在一个大雪夜里生了一场病。

叶父和叶母当时去参加国家开的一场会议,要到半夜才能回来,叶修在和叶秋吃完饭打闹一会就突然病发了。

叶修毫无征兆的倒在了家中价值不菲的地毯上,身体止不住的颤抖,却又安安静静的似乎是不想让叶秋担心。

半身如玉般无暇冰冷,半身如血般猩红炽热。

叶秋整个人都吓懵了,手脚也不知道该往哪儿放,连忙拿起桌子上的电话就给天师打电话。

在他5岁时那位天师来过叶家,专门找到了叶秋,告诉他——

“如果你家的哥哥发生了什么问题,就给我打电话,再通知你的爸爸妈妈,不要叫120,好吗?”

叶秋也是早熟的很,在他们这种家庭里长大的孩子没有一个是太过于懵懂无知的,于是连忙记了下来。

打完电话后叶秋三下五除二的把叶修挪到了床上,心中有着充斥着担心和害怕,以及一股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生气。

“你又要丢下我了吗?”

叶秋冷不丁的心中就出现了这句话,他摸着叶修冷热交替的身体就开始哭泣。

叶修在这场与自身的博弈中听到了叶秋的哭声,忍着身上的剧痛伸出颤抖的手来抹掉了叶秋不停掉落的泪珠子。

“秋……你别哭…你一哭我…就更难受了,你别怕,我没事。”

叶秋一听叶修这话就想止住哭泣,可是任他怎么做都停不下来,心中似是有股怨气,非要在今天发泄了不可,一面是生气,一面是心疼。

“为什么有着怪病的人不是自己。”

叶修在痛苦中迷蒙之时,好像看到了自己,却又不是自己现在的样子,但他知道,那个死在敌人枪口之下却帮助国家带回信息的男人,就是自己。

叶修的脸是从未有过的苍白,忍受着侵袭全身的痛苦,口中发出不受控制的呜咽,汗水湿透了身上衬衫。

人生在世,如身处荆棘,心不动,人不妄动,不动则不伤;如心动,则人妄动,伤其身痛其骨,于是体会世间诸般痛苦。

叶秋紧紧的拥抱住叶修,用下巴抵住了叶修的头,两个小小的团子相拥在一起,嘴里含糊不清的念叨着:“哥我不哭,你会没事的,你一定会没事的。”

天师赶来时就见到了这一幕,叶秋激动的爬起来拉着天师就往叶修身边走。

叶秋是止不住的请求,双手颤抖着拉着天师的衣角:“叔叔,求求您救救哥哥,求您。”

而天师见了叶修这幅样子却也无能为力。百鬼袭身,鲤鱼跃门;这些都是叶修应该承受的苦楚,谁也代替不了。

天师摸了摸叶秋的小脑袋,告诉他——

“你去叶修身边躺着,他会舒服很多的。”

叶秋一听这话一骨碌的就爬了上去抱着发抖的叶修摸着他的背。

叶修在朦胧中看见了天师的口型——

“没事的,撑过去。”

叶修知道这个天师非常的厉害,既然他说没事,那就没有什么好怕的了。

叶修摸着叶秋的腰,在忍受痛苦之中睡了过去。

叶秋看着这样的叶修,脑子里面出现了一闪而过的模糊画面。

两个长相一样的男人互相亲吻着对方,无尽缠绵。

叶秋跟着了魔一样亲了亲叶修的嘴唇,同着这个画面,进了梦乡。

天师看着这一幕,只是无奈的笑了笑,相知相见知何日,此时此夜难为情。

天师一直等到了叶家父母回来,将叶修的事情告诉了他们。

叶家父母一听到这件事,叶母吓得也是止不住的哭泣。

谁会愿意自家的孩子一生病痛缠身。

当早上叶修跟没事人一样醒来时,就被叶母抱在怀里哭,叶修很少见到他这样的母亲,学着之前看过的电视剧里头的剧情,摸着母亲的头发安抚着。

叶父看着这一幕一颗高高悬挂在空中的心就放下来了。

“这臭小子,还知道安慰妈妈。”

叶家父母知道叶修的状况后一晚都没睡,特别是叶母,还给她的几个闺蜜打了电话。

听了好几个迷信,还有个人说阎王爷重男轻女,把男孩子打扮成女孩子养就不会有黑白无常勾他的魂。

叶母听的十分心动,不过她还是打算只给叶修起一个女孩的小名,毕竟叶修现在都已经7岁了,很多事情都有自己的想法,不能强迫着他来。

叶家父母只是希望自家的孩子一辈子能喜乐安康,无病无灾。

于是叶母就抱着叶修在沙发上聊天。

“修啊,妈妈再给你个小名好不好?”

叶修对于母亲的要求通常都是会同意的,于是他就点了点头。

“那就叫怜怜吧。”

叶修:?

不过叶修既然答应了他的母亲,也就没有说出反驳的话,怜怜就怜怜吧,虽然听的像他之前看电视剧里面青楼花魁的名字。

他妈妈开心就行。

-
这一晃,就是七年。

叶修的病症发作也是越发的频繁,时不时地到晚上的十一点,他就又要再次忍受着冷热交替的痛苦,也会在痛苦中听见或看见一些声音和画面。

置身天堂,又宛若地狱。

而叶秋也是会时不时的做梦,梦到的是叶修最早发病时的那两个男人。

叶秋知道,这是他和哥哥。

在一次叶修疼到忍不住哭泣的时候,叶秋的心脏跳动的非常厉害,眼前一直闪过如同旧时照片一样的画面。

似乎自己的生机都因为叶修的哭泣而消失了。

叶秋眼底里浮动起一丝莫名的情绪。

“拿自己的血喂他,不要再让叶修痛苦了,所有的苦难我来承担,他只需要肆意欢笑就好。”

叶秋突然冲进了厨房拿着水果刀就往手上割。

疯魔。

叶母还没有反应过来,叶秋就把他流着血的手对着叶修的嘴唇,声音带着颤抖和害怕:“哥…把我的血喝下去…喝下去就没事了。”

叶修疼到牙齿在不停的打颤,苍白的嘴唇因为叶秋的血液染上一丝奇异的妖媚,可又觉得是浑然天成。

血液流入了叶修的嘴唇,疼痛似是好了一些,但再多却是没有了任何的用处。

叶秋忍不住抱着叶修低声起来,叶母在一旁听着叶秋的哭声,摇晃地站了起来,将两人一起拥入怀中。

“没事的,没事的。”

叶秋抱着叶修,内心中的情绪与记忆彻彻底底交融在了一起。

民//国二十三年,上海租界。

六月酷暑,热浪逼人,多少繁花满枝头,在一家宾馆的房间里有着两个长相一样的青年在交谈着。

矮一些的青年穿着属于德//国兵的浅灰色军装,配着个表示中尉的金色领章,嘴里抽着根万宝路倚在窗前,看着楼下瘦如柴火棍样的报童挥舞着报纸。

叶秋看着自顾自的叶修,感觉自己非常的委屈,于是凶巴巴地说道:“你干嘛不理我!”

叶修吐出个烟圈就把烟给摁灭了,走到叶秋身旁,手一伸,把人一拉,自己就窝进了叶秋的怀里。

叶秋给这样主动的叶修搞得小耳朵有点红红的,但他并没有退缩,而是把手搭上了叶修的腰。

叶修问道:“生气了?”

叶秋吻了吻叶修的脖子:“那到没有,只是你跑出国回来一趟就成了德国兵,这下子你比我还厉害了,我都要喊你长官了。”叶秋是个少校,可奈不住国军地位不行。

叶修虎着揉了把叶秋的脑袋:“你小子难不成还想骑到我头上去?”

叶秋嘟囔着:“本来就能骑你。”

叶修就乐了:“呦呵,小混球还敢开黄腔。”

叶秋没说话,只是在叶修的嘴巴上吧唧了一下,然后再次吧唧了一下。

“蠢货。”

相拥而吻,抵死缠绵。

干完活塞运动后叶修把玩着叶秋的手,叶秋用另一只手环住他就问:“等会回家不?姆妈很想你。”

“爹呢?”

“不都一样,不过见你这身行头估计会骂你几句在叫你好好做个党国的兵然后再大大表扬一下你。”

叶修转身啃了一口叶秋的脖子,含糊不清的说道:“我生是党国人,死是党国鬼。”

“咋就不说是我的呢?”

“爹能把你揍死。”叶修嬉笑。

“我俩这是通奸,不过要揍也揍我。”叶秋装着严肃咳了声说道。

两人穿完衣服就坐上了车回家,到了大院里头就看见苏沐橙穿着旗袍和叶母相聊甚欢。

“回来啦?”叶母带着苏沐橙拍了拍叶修的衣服上的灰尘,招呼着叶修和叶秋二人进去,苏沐橙笑嘻嘻的对着叶修眨了眨眼睛。

“是,姆妈。”

叶母用着涂着蔻丹的指甲点了点叶修的白皙额头,“怎么不和沐橙一起回来?你整整晚了一年。”

苏沐橙是被叶修带回叶家的,在外头给了苏沐橙叶家养女的名头,不过外人都说这是叶家大少的未来媳妇,苏沐橙也乐见其成,毕竟喜欢叶修的人太多了,她能占个名头就是好事。

别人想要还没有呢,想想黄少天哭哈哈的脸苏沐橙就美滋滋。

“没办法,我在的那个编制忙嘛。”

四人寒暄了几句,就等着叶父回来开饭了。

“吱呀——”门给叶父带着的两个勤务兵打开了,他们对着四人点了点头就在门外守着。

叶父脱着身上披着的大氅边问着叶修:“还知道回来?若不是你能穿着这军服,我非得揍死你。”

“爹你先吃饭,我能进国防军已经很不容易了好吗。”

“少贫,你要是在党国何止一个中尉。”

“哎呀,爹。你这波吹的我真是喜滋滋。”

吃完饭后叶修就给叶父抓到楼上去谈话,毕竟好几年没见了,总要问问儿子过得好不好,他不是叶秋那个臭小子,这混蛋更野。

叶修给他爸问的心力交瘁的出来,就看见叶秋踩着个铮亮的马丁靴靠在墙上,浓浓的男性荷尔蒙气息围绕身旁。

叶修心里有点小骚动,走过去挠了挠叶秋的手掌心,“等很久了?”

“当然。”

两人相与步于走廊,月光陪伴着他们的背影一起洒落在地面,任凭地老天荒。

记忆如水。

叶秋忍住低下头去亲吻叶修的冲动,安抚地摸了自家母亲的手,“妈,别怕。”

叶修的颤抖也停止了,他摸了摸叶秋的手,准备拖着疲惫的身体去给叶秋上药。

叶母一下子就反应过来把两孩子塞进房间,跑去拿了医药盒给叶秋上药。

叶修说:“你是不是傻啊?还割手。”

叶秋回道:“我脑子里突然一抽就感觉这招有用,你看你不是没那么疼了,以后我天天放血给你喝。”

叶修吐槽着:“老妈子你就省省心吧,我除了这种时候我会虚弱嘛?还喝血,那我岂不是成了血族了。

“那也很带感啊!”

“我呸!”

叶母帮着叶秋弄伤口,听着自家孩子的逗乐打趣,心中满是柔情。

叶秋看着叶修淡淡的笑容,似乎万物都复苏了。

笑可惊风雨,泣可震鬼神。

这是我爱了两辈子的人。





·看一下你们爱不爱这个嘻嘻,就是民国时间线和现实穿插。lof不让发民国类的文??我半点都没找到有关政治的东西还屏蔽我…

评论(27)
热度(322)
© 刚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