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千丝结 02

狗血天雷私设ooc

-

人的一生总会为一个东西奋不顾身。

叶修因为身体的缘故并没有和叶秋一起去上学,而是在家中请了些德高望重的大儒来教。他脑子本就机灵,学的东西也快,很快就对学习没有了兴趣,有天叶家旁系的人来拜访叶父,给叶修带了个psp作为见面礼。叶修摸索着捣鼓捣鼓,渐渐玩的上了心。

叶修好像看到了自己前半生可以为之奋斗的目标,他和叶母一起信道,本就是端的聚散终由我的念头,喜欢就是喜欢,哪来什么偏见。

在十四岁时叶修跟着叶父说了想打电竞的这个想法,叶父从叶修出生起便是把这个孩子放在心尖上宠着,无论何事也不会拒绝,但这次迟疑了。

“修,我很理解你的愿望,但我很担心你的身体。”叶父说道,叶修明白他的父亲是在无言的拒绝他。

但叶修还是想争取一下,哪怕有一丝的希望:“可是爸,我除了发病的时候其他和正常人没差,用不着这么小心翼翼。”

叶父听了叶修这话就在心里冷哼,还没差呢,每次发病完身子骨都得弱上一阵子,人轻飘飘的还死撑着不说,旁人不清楚的还以为叶家闹了鬼。

叶修一瞅他爸这幅模样就知道这个和自己一样死撑着面子的男人在腹诽自己,也知道自己说服不了他爸,这件事得从长计议,于是似嗔的瞥了眼叶父扭头就走。

叶父倒给叶修这眼神看得一愣,这臭小子哪里来的这种勾人眼神,幸亏没答应他让他出去,要真出去了那不得祸害人。

叶修一直没有和叶秋分房睡,床够大是其中一个原因,第二个原因便是在叶秋身边叶修能睡个安稳觉。在那个雪夜第一次病发后叶修就时不时的做噩梦,梦到的什么都不清晰,他只记得玻璃管子和手术刀在他身体里进进出出的疼痛。

只有叶秋紧紧环抱着他的时候不会这样,而且晚上叶修发病的时候也好有个照应,不过叶修没有再让叶秋放血给自己,已经没用了。

在那次之后叶母以为是家人的血液可以使叶修稳定下来,便将自己的血和叶父的血抽了一袋放在冰箱里头备用,叶修是又感激又心酸。可在一次家中的课程上完后,那位教习书法的教授刚走,叶修就觉得身上忽的骤起冷热。

原本有些昏昏欲睡的叶修霎那间就清醒了,咬着牙在席子上颤抖,桌上的白玉砚台因着叶修的动作而随之跌落,墨水在地上溅起了繁星,“砰——”的一声价值不菲的砚台就成了碎片,但在这声音中叶修却听到了一颗最终落在他的心口的子弹飞出的声音。

而刚送走教授的叶母听到了有东西破碎的声音,连忙跑到了书房里,结果就看见叶修在挣扎中将嘴唇都要咬出了血,叶母连忙将叶修扶到床上,三步并两步的冲下楼去拿血袋。

在得知叶修的病后叶母就辞退了所有的帮佣,他不想让任何人对着她的儿子报以可怜的眼光。叶母将血袋剪开后就连忙拿了上楼,把这猩红的鲜血往叶修唇上抹去。

没用。

叶母的内心自是惶恐万分,无论她怎么安抚叶修的身体也都是无济于事。叶修疼的只剩下了呜咽,一种奔走在内脏之中的炽热与冰凉,连带着一股闷气硬生生的将叶修的泪水逼出。

叶修的一切是非常感染人的,连万物都为他而失去了些生机;更不必说叶母,只能心疼的抱着他轻声哭泣。

明明我的孩子是无上的骄子,为什么要他忍受这种痛苦,他应该受到万人的敬仰与爱慕,一生权倾朝野。不该是这样的,不该是这样的。

叶修的痛苦停歇后就睡昏了过去,叶母为他理好了被子就轻轻关上门走去了供奉天尊的一个房间。

她在乞求着儿子的平安,明明是一位在商场中有着雷霆手段的女人,却在为了儿子的身体在天神面前弯下了铮铮傲骨。

晚上叶秋回来后叶修枕着他的大腿打游戏,就跟叶秋说了打电竞这件事。

叶秋:“不准去。”

叶修:“你怎么也不准啊!?”

叶秋:“呆在我身边好好的,我来保护你。”

叶修:“拉倒吧,在舅舅那我学比你好OK?”叶修有着一种与生俱来的打斗天赋,打着军/体/拳还没说下一个动作自己就巴拉巴拉的打了出来。

叶秋:“那也不行,不准去就说不准去。好好跟着我,不许去见那些野男人。”叶秋冷不丁的说出了最后这句话,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说这个,叶修这么多年没有出门很少朋友,但这句话好像就是说了好多次一样,不说不顺手。

叶修听了叶秋这话笑的肚子都疼了:“我哪来的野男人啊哈哈哈,我亲爱的秋宝宝你是不是作业做傻了。”

叶秋一个傲娇就站起来不给叶修枕大腿,但他的内心是非常的拒绝的,还是碍着面子去书桌上写作业,嘴里嘟囔着:“不给你枕了,略。”

叶修抱着枕头笑的灿烂。

要说起来叶秋和叶修虽然长得一样,但仔细观察起来叶修更像他的舅舅。他舅舅当年是B市太子党里有名的美男子,但他的名声却不像美人一样遭人怜爱,B市地头蛇的手段让人知道了骨子里头都会发颤。叶修的眉目也最像他,带着点撩人和娇媚;而叶秋更像是叶母,正气凛然。

本来叶家打算是叶修接受父母的职位,父亲偏多点,叶秋帮着叶修多管一些母亲的位子。

可叶秋这时候想走的却是他舅舅的那条路子,不知怎么,他就觉得这条路子更能保叶修平安,他没去跟叶家父母说,只是在床底下默默准备好了行李。

叶修的舅舅说来也是个奇葩,叶母他们家世代都是商界的皇帝,可就出了个叶修舅舅这种放着家产不要而且做个让人胆寒的地头蛇。

但他却是最宠叶修的,在叶修5岁的时候他一见了叶修就说这个孩子最像他,简直想抱回去自己养着,当时把叶秋气的用他的孱弱小拳头砸了这个外表有些妖内里全是硬汉肌肉的自家舅舅身上。

叶修窝在他家舅舅的怀里,他家舅舅裴然看着叶修的眼睛说着:“你的眼睛真好看。”

叶修科科一笑:“你是在夸奖自己吗?”聪明如叶修,他当然看出来自己与裴然相似的眉目。

裴然吻了吻叶修的小额头说着:“聪明的孩子。”

但叶修的眼睛的确好看,不似成人般坚定也不似孩童般天真,像是蒙上了一层雾,情绪一直是淡淡的。

按道理说叶修应该与裴然的关系最好,可叶秋却要准备着接手裴然手上的事情,他打算再过几个月就走。

结果行李就给叶修顺手摸鱼的拿走了,叶秋醒来的时候坐在床上一言不发。

“把他抓回来,锁在身边,这样就不会出事了。”

这是一个很极端的想法,但叶秋对于自家兄弟的爱恋已经在瓶中满满的溢了出来,他现在还很弱小不够强大,等权握在手就实施他。

叶秋穿着睡衣敲响了叶家父母的房间。

可叶家父母也没有办法找到叶修去哪了,叶父思来想去最终给裴然打了个电话。

“叶修是不是在你那里?”

裴然在这边的手机是开了免提的,他朝着与他一起窝在沙发里的叶修抛了个闪瞎人的媚眼。

叶修捂着自己舅舅的嘴摇了摇头,冷不丁的就给他家舅舅伸出舌头在他的手心舔了一下。

叶修连忙将手缩回来无声地用着眼神抱怨着,他轻轻的在裴然的手上掐了下,裴然笑着对手机说:“我说姐夫,怜怜自己跑没了怎么能来找我呢,我哪知道他去哪了啊,要不你自己在搜查搜查?”

叶父一听这个就知道在裴然身上查不出什么,这人嘴巴严的很地盘也多,谁知道他现在带着叶修在哪儿,于是只好告诉叶秋:叶修在裴然那里。

叶父相信叶秋能把叶修带回来。

叶秋也二话不说的上楼换衣服准备挨个据点找过去,之前他跟裴然说着要接手他舅舅的生意,裴然就把据点地图发了一份给叶秋,这时候就用上了。

而这边裴然帮着自家的叶修宝贝接触了他爸这个心头祸患,笑着在叶修嘴角吻了吻。

叶修立马挪动着他的小翘臀跑到了沙发的另一端,嘴里嘟囔着:“干嘛你!”

裴然无所谓的笑了笑:“奖励一下你,乖宝宝终于学会离家出走了?”

“那你也不能随便亲我啊,我就是想出门打电竞。”

“亲一下怎么了,舅舅亲侄子天经地义,再说了亲一下也不会怀孕。有没有打算好去哪?”

“乱伦是要遭唾弃的。我觉得h市吧,环境挺好的也离这里远。”

“你都是个男孩子,孩子都生不出来也不怕会笨,怕什么。”

叶修把抱在怀里的枕头往裴然身上砸去,嘴里不停的喊着:“你给我滚!给我收拾点钱!否则我要你死翘翘!”

裴然给叶修打得跑出了门,带上门的时候嘴里说着:“好的我的花魁落跑小娘子,小的这就给你收拾钱财远走高飞去。”

叶修知道躲在裴然这里是最安全的,而且叶秋的行李箱里没钱,他什么也没有准备好只是拿了个行李箱就出来了,这次的离家,估计要好几年才能回来。

希望不要再发病了。

我想在电竞里头捧回点冠军。

叶修默默地笑了笑,在面前的茶几柜子里抽出了根薄荷爆珠点上,人在白雾里飘忽不定,光影相随。

叶秋却在一个据点一个据点的找着叶修,因为裴然手底下的人都知道这人是未来组织的太子爷,都对着他点头示意。

“秋少。”

“舅舅呢?”

“不好意思秋少,对于头儿的位置我们不清楚。”

叶秋舔着唇在墙上砸了一下,这时候离着叶修去h市的机票还有4个小时。








·这篇文里有两个路人叶,但没有直接描写感情,希望你们有一双善于发现基情的眼睛,都有种骨科的关系找到这对cp了可以告诉我一下哈哈。

评论(30)
热度(244)
© 刚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