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千丝结 03

狗血天雷私设ooc

-
晴空万里,首都机场中人来人往。

叶修与裴然坐在一个小角落之中,听着自家舅舅的不停念叨。他手里拿着不属于自己名字的登机牌,眼底神色晦暗。

“等会上飞机的时候没人查你,到H市了借个电话跟我说一声。”裴然有些妖异的声音传入叶修的耳膜,身后站了个穿着t的肌肉大汉。

“知道知道,钱等我赢了几个冠军拿奖金后还你。”叶修撇撇嘴,将脑袋靠在了自家舅舅的头上。

裴然揉揉叶修的颈脖,笑着说:“还什么,就当是我给你的聘礼了。”

“您老人家洗洗睡吧,别想老牛吃嫩草了。”叶修还想和着自家舅舅扯皮几句,机场的播音就响了。

叶修拿着登机牌拍了拍裴然的肩膀,扬起了一抹肆意而张扬的笑容:“小舅舅,我走了!”

艳若骄阳。

裴然这时候想把叶修拥在怀里亲亲,可理智抑制住了他,似乎舅舅和侄子做这个事情有点违背常伦。于是裴然只好摆摆手,絮絮叨叨着:“快滚快滚。”

叶修再次朝着裴然挥挥手,提着行李箱拿着登机牌,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里,在跨过安检处后就彻底消失在了裴然眼中。

裴然带着人回到据点后还没休息就瞅见叶秋开着辆帕加尼气势汹汹的开到了车库。满头大汗的叶秋直接冲上来就看到自家的舅舅,于是快步上前问他:“我哥呢?”

裴然挑眉:“我怎么知道,走了吧。”

而叶秋听到裴然这话却又心脏悸动起来,事如剪影。

时间穿过回廊,正值隆冬,鹅毛大雪夹杂着刺骨的寒风袭来。

韩文清与喻文州几人在南京最为豪华的饭店内谈话。叶秋冷着张脸坐在红木椅上看着远处的路灯照在青砖白瓦上,一地白雪。

“就这样没他消息了?”王杰希端着杯茶斜倚在窗前,拿起茶盖划了划杯中的碧绿之水后轻抿一口,吐出的热气化为乌有。

“嘉世真他娘不是人,当初叶修进这个一穷二白的编制我就不同意,结果这下子人没了连屁都不会放一个,早知道让他来蓝雨了好歹我和文州能给他个照应,而且我们粤军不缺钱。”黄少天操着口还带着粤系口音的官话翘着个二郎腿在桌上,原本朝气蓬勃的青年却眉头紧皱。

“苏小姐呢?”韩文清看向了穿着丽色旗袍的精致女子。

“我也没有他的消息。”苏沐橙把玩着手中叶修给她的匕首,薄如蝉翼的唇抿成了一条细线。她实在是害怕叶修就此失踪,叶家现在已经开始找人了,叶修就像是苏沐橙的天,天塌了要她怎么去补救。

叶秋一言不发地上前拍了拍苏沐橙的手,准备带着这个姑娘先回叶家,他打算去蒋叔叔那里借点人去找叶修,嘉世的人已经给他和喻文州一行人控制起来了,刚走几步又转头回来说了句:“有私兵的让私兵去找找。”

喻文州挑了挑眉。

而叶秋的内心却是最为烦躁的,他和叶修军校上的都不是一个地方,他当时在北平而叶修在蒋公的黄埔,现在叶修不见了他连个渣子都没摸着。

就不应该让他出来。

哪天从警局里头拿个链子锁着。

裴然这时有点的奇异的看着叶秋低沉的气压,猛地收缩了瞳孔:明明是没真枪实弹过的叶秋却在眼神里透露出丝血意与阴霾。他连忙拍了拍叶秋的肩膀,问道:“你怎么回事?”

而叶秋不在意的挥开了裴然的手说:“没事。”他只是有些烦躁,又看到了过往的种种,记忆太过于零散了,让他有种想要将叶修锁入牢笼的冲动。

叶秋准备回叶家叫叶父别再查了,叶修会回来的。而裴然却轻飘飘的瞥了眼欲走的叶秋,一股冷气从嘴中吐露出:“对了,把你那点心思给我收起来。”

叶秋刚准备转身离开就听到自家舅舅的这一番话,扭头就如恶狼一般死死盯着裴然:“你都知道?”

裴然嗤笑,从裤袋里拿出根烟叫下属点上:“眼神就跟要把人活剥生吞了似的。”

叶秋从他身边擦过在沙发上坐下,从茶几的柜子里拿出一把掌心雷在手中把玩:“你反对?”

“说不上,你自己给我理清楚,别叫他烦。”裴然当然是更偏爱叶修一点,其实叶家裴家都是偏爱着叶修这个孩子,而叶秋是恨不得将最好的东西都给他。手心手背都是肉,裴然这么多年在z国摸爬打滚混到了今天这个地位,什么人没见过,乱伦就乱伦吧,谁不想呢。

叶秋听到裴然没啥意思的话语将掌心雷放在了桌子上,他原本想着要是裴然不同意就和他干一架,反正结局都是输,叶修就这么不告而别让他有一种想杀人的冲动。

又像之前一样不言语的消失。

但叶秋却没有再穷追不舍,现在盛世太平,叶修迟早会回来。他唯一要做的就是将家里的事情接管下来,给叶修遮风挡雨。

叶秋的双眸中闪动的是对叶修的势在必得。

而叶修在飞机上拿出了他平时记录游戏攻略内容以及日常的本子。

独自一人的远离家乡,无人与我立黄昏。

很熟悉的感觉,有些飘渺不知源头,就好像经历过这种离别,没有告别只剩下重逢。

叶修最近都没有发病,但他现在心里却有些闷闷的,说不上来的难受,总有着自己何德何能受他人喜欢的感受。叶修无法言表,只好依靠在座位上休眠。

而刚去完厕所回来的吴雪峰在路过叶修时却顿了下脚步,随后又好似毫无意外的往前走。

但吴雪峰知道自己的心里掀起了惊涛骇浪。他自己出身名门,很少对人有什么好奇之感,但他莫名觉得叶修对于他来说就是似曾相识,总感觉与他相处定是十分舒适。

飞机起飞后叶修却又十分突然的病发了,面上毫无血色的蜷缩在位子里,脸上尽是强撑的执拗,叶修实在是不想打扰到别人的休息,只好扯着嘴角忍着冷热交替的痛苦有些跌撞的走去厕所。

而一直观察叶修的吴雪峰看到叶修苍白如纸的脸心就开始涌起一种没有由来的难过,他不听使唤的跟在了叶修的身后。

叶修颤抖着手打开了厕所的门把,还没有进去身体就失了重心猛然的摔倒,撞向了厕所冰冷的墙壁,吴雪峰看着叶修想要挣扎的站起来关上门,心疼的走进去顺手带上了门,叶修现在却已在痛苦的海里渐渐迷失。

吴雪峰握着叶修冰凉彻骨毫无温热的手,耳边似是响起了一声声悦耳的少年嗓音,动人的喊着他吴大官人。

在刚建立不久的嘉世编制队里,叶修穿着件长衫坐在梨花木椅上装着老实正襟危坐。而后吴雪峰推开了门拿着叶修最喜欢的红酥手在他鼻尖飘过。

叶修连忙拉过吴雪峰的手十分没有骨气谄媚叫喊:“吴大官人,快快快给我吃一口。”

“少不了你的。”

吴雪峰算是给叶修忽悠来的,他刚从英国留洋回来不久,就遇到了这时候的作天作地小妖精叶修,两人在咖啡厅见了一面后叶修就开始花言巧语的骗着这个男人。

吴雪峰当然不是好骗的,他只是觉得叶修这个人真是有趣,明明什么都不放在心里却又对人很上心,看着就像骗钱骗财的纨绔子弟。

但进了嘉世之后他才知道这个青年身上有多重的担子,没日没夜的工作和整理事务,抽起烟来又凶没过多久满屋子都是烟味儿,吴雪峰甚是心疼。

而叶修现在疼的窝在了吴雪峰的怀里,脑中闪过无数片段。

一个穿着黄色军服送别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

码头边的海水以及绿皮火车哐当哐当的响声。

明明是很落寞的青年却还是展开笑意的送别。

一路顺风。

我爱你。

我等着你回来。

叶修紧紧地拽住了吴雪峰的衣襟,早已是泪流满面的他浑身是止不住的颤抖,明明之前只是身体的疼痛现在却深入骨髓融于血脉,也似全身的血液在一瞬间倒行逆施。

冰冷无助。

叶修抱着吴雪峰小声地啜泣着:“雪峰…不要走好不好…雪峰。”

吴雪峰这时早就没有了心情去纠结为什么叶修会知道他的名字,他只是心疼的安抚着叶修颤抖的身体,不断说着:“我不走,我不走。”

世间那么多苦命的人,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自然也不少。

如果可以的话,让他不要承担这些。

吴雪峰的心中满是惆怅,他不知道在他脑海中的画面是什么,但他知道,他想让这个少年平安。

吴雪峰将颤抖着的叶修抱在了怀里,回应了在外空姐的询问,就将他放在原来的位子上,放下椅子让叶修平躺着。

少年满脸苍白,只有被津液润湿的嘴唇才有一抹血色,眼角还有着残留的泪痕,甚是可怜。

吴雪峰看了会叶修就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在头等舱里还是不要随意走动,所有人都在做着自己的事情,不因自己而打扰他人。

而叶修是被空姐叫醒的,这时飞机已经落下了,他苍白着脸谢过了空姐后拿着行李就往外走。

而等着叶修醒来和他打招呼的吴雪峰看着叶修浑身上下散发着生人勿进的气场和紧绷着的身体,觉得叶修这幅模样就是针对着自己。

但叶修在走到地面的时候看了一眼吴雪峰,那个眼神包含着委屈和害怕。

吴雪峰坐在自家的车里回忆着叶修的眼神。

他为什么这样看着我?

他不应该是很喜欢我的吗?潜意识里的吴雪峰就是这么想着。

吴雪峰不知觉地握紧了双手。

我当时不该放手。







·吴雪峰内心是这样的 QAQ叶修为什么要又委屈又害怕的看我

你们睡了吗,我准备洗洗睡了( ̀⌄ ́)

评论(8)
热度(235)
© 刚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