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千丝结 03

狗血天雷私设ooc

-

裴然听闻叶秋想接受他这头的事,一双眉毛挑的老高。叶秋这几年身上的气势与过去大有不同,他不清楚这家伙到底干了什么,只不过看叶修的眼神一天比一天炽热,都是男人,他自然懂得那是什么意思。


他家叶修是干了什么天杀的事,惹得自家弟弟爱他爱得恨不得把他拐到床上去。


裴然沉默不语半天,心里恨不得拿个清洁剂给叶秋洗洗脑子,但却想着怎么样把这事瞒下去。


给他那个老来得子的姐夫知道了,估计得直接升天。


而叶修这头把戒指放在手上戴了下,发现只有无名指契合,跟上了502似的怎么掰扯都搞不下来。叶秋看着叶修手都红了,连忙上前握住:“别摘了,戴着吧。”


“你不要?”


“当作聘礼了。”


当天晚上叶秋就拿着个枕头去找叶修,他和叶修已经分房睡很久了,大晚上的,就发现叶修窝在被子里头拿着PSP打电动。叶修最近沉迷游戏,成绩和该学的东西倒是没有一个落下,叶秋就把枕头往床上一放人就挤了进去。

“干嘛?”

“想和你睡觉。”

“怎么这话从你嘴里说出来这么不对劲呢。”叶修这时候哪会意识到叶秋的感情,只当是兄弟之间的调笑。

“都怪你这个男人太浪了。”叶秋道。

“我呸。”叶修把PSP往床头柜一放就打算睡觉,“往旁边点。”

叶秋乖巧的挪动了他的身体。

叶秋更加乖巧的抱住了叶修。

然后叶秋就硬了,忍不住蹭了蹭叶修的大腿。

叶修:“怎么回事?”

叶秋:“我年轻啊!”

“好像我不年轻似的!”

“哥,帮帮我。”


后头几天叶秋都是和叶修睡的,说是先拿点利息。


“这是给咱爸知道了他会打断你的腿。”晚上的时候叶修躺在叶秋的身边,从背后抱住叶秋的腰轻声呢喃着。


“你讨厌吗?”

“不。”叶修自然不讨厌,从心底里散发出的亲昵,是不可能磨灭的。


叶秋:“那就好。”

“但也不可能。”

叶秋转过身来亲了亲叶修的额头,“我想要叶家。”

“给你呗。”叶修无所谓的说。

“也想要你。”

“…”

叶修:“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叶秋:“我不是傻子,当然知道。”

叶秋只要叶修,他们都很清楚这是禁忌,但抵不过本能。

血脉相融,骨肉不离。


叶修于叶秋,就像浩劫余生,飘零过沧海,终见陆地。



结果叶秋表示心意,叶修溜了。

床底下叶秋整理好准备带去特训的行李给给叶修顺手摸鱼的拿走了,叶秋醒来的时候坐在床上一言不发。只有在叶修身边叶秋才能睡得如此沉稳,可这个沉稳,却又让他的爱人再一次从身边跑走。

“把他抓回来,锁在身边,这样就不会出事了。”

这是一个很极端的想法,但叶秋对于自家兄弟的爱恋已经在瓶中满满的溢了出来,他现在还很弱小不够强大,等权握在手就实施他。

叶秋穿着睡衣敲响了叶家父母的房间。

可叶家父母也没有办法找到叶修去哪了,叶父思来想去最终给裴然打了个电话。

“叶修是不是在你那里?”裴然在这边的手机是开了免提的,他朝着与他一起窝在沙发里的叶修抛了个闪瞎人的媚眼。叶修捂着自己舅舅的嘴摇了摇头,冷不丁的就给他家舅舅伸出舌头在他的手心舔了一下。叶修连忙将手缩回来无声地用着眼神抱怨着,他轻轻的在裴然的手上掐了下,裴然笑着对手机说:“我说姐夫,怜怜自己跑没了怎么能来找我呢,我哪知道他去哪了啊,要不你自己在搜查搜查?”

叶父一听这个就知道在裴然身上查不出什么,这人嘴巴严的很地盘也多,谁知道他现在带着叶修在哪儿,于是只好告诉叶秋:叶修在裴然那里。

叶父相信叶秋能把叶修带回来,而且电竞选手的生命期都不长,总是会回来的,这浑小子自己心里清楚就好。“混账!我有说不让他打游戏吗!就他那身子骨学什么别人去离家出走!气死我了!”叶爸爸气的狂吃了十二个饺子,顺便还喂叶母吃了两个。

叶妈妈和叶父是商政联姻,两人没有爱情但却有着浓浓的亲情,叶修和叶秋对于他们二人来说就是一个全新的世界。

叶妈妈本来想让叶秋接手自己这边的,这会好了,两个一起接吧。

叶妈妈准备上QQ给自家的修修宝贝发个短信,他爸就是个老年人,都不懂的用QQ。叶秋也二话不说的上楼换衣服准备挨个据点找过去,之前他跟裴然说着要接手他舅舅的生意,裴然就把据点地图发了一份给叶秋,这时候就用上了。而这边裴然帮着自家的叶修宝贝解除了他爸这个心头祸患,笑着在叶修嘴角吻了吻。

叶修立马挪动着他的小翘臀跑到了沙发的另一端,嘴里嘟囔着:“干嘛你!”

裴然无所谓的笑了笑:“奖励一下你,乖宝宝终于学会离家出走了?”

“那你也不能随便亲我啊,我就是想出门打电竞。”

“亲一下怎么了,舅舅亲侄子天经地义,再说了亲一下也不会怀孕。有没有打算好去哪?”

“乱伦是要遭唾弃的。我觉得h市吧,环境挺好的也离这里远。”

“你都是个男孩子,孩子都生不出来也不怕会笨,怕什么。”叶修把抱在怀里的枕头往裴然身上砸去,嘴里不停的喊着:“你给我滚!给我收拾点钱!否则我要你死翘翘!”

裴然给叶修打得跑出了门,带上门的时候嘴里说着:“好的我的花魁落跑小娘子,小的这就给你收拾钱财远走高飞去。”

叶修知道躲在裴然这里是最安全的,而且叶秋的行李箱里没钱,他什么也没有准备好只是拿了个行李箱就出来了,这次的离家,估计要好几年才能回来。希望不要再发病了。

我想在电竞里头捧回点冠军。

叶修默默地笑了笑,在面前的茶几柜子里抽出了根薄荷爆珠点上,人在白雾里飘忽不定,光影相随。

叶秋却在一个据点一个据点的找着叶修,因为裴然手底下的人都知道这人是未来组织的太子爷,都对着他点头示意。

“秋少。”

“舅舅呢?”

“不好意思秋少,对于头儿的位置我们不清楚。”

叶秋舔着唇在墙上砸了一下,这时候离着叶修去h市的机票还有4个小时。

晴空万里,首都机场中人来人往。

叶修与裴然坐在一个小角落之中,听着自家舅舅的不停念叨。

他手里拿着不属于自己名字的登机牌,眼底神色晦暗。

“等会上飞机的时候没人查你,到H市了借个电话跟我说一声。”

裴然有些妖异的声音传入叶修的耳膜,身后站了个穿着t的肌肉大汉。

“知道知道,钱等我赢了几个冠军拿奖金后还你。”

叶修撇撇嘴,将脑袋靠在了自家舅舅的头上。

裴然揉揉叶修的颈脖,笑着说:“还什么,舅舅包你的。”

“您老人家洗洗睡吧,别想老牛吃嫩草了。”

叶修还想和着自家舅舅扯皮几句,机场的播音就响了。

叶修拿着登机牌拍了拍裴然的肩膀,扬起了一抹肆意而张扬的笑容:“小舅舅,我走了!”

艳若骄阳。

裴然这时候想把叶修拥在怀里亲亲,可理智抑制住了他,似乎舅舅和侄子做这个事情有点违背常伦。

于是裴然只好摆摆手,絮絮叨叨着:“快滚快滚。”

叶修再次朝着裴然挥挥手,提着行李箱拿着登机牌,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里,在跨过安检处后就彻底消失在了裴然眼中。

裴然叹了口气:“叶怜怜这家伙都有想要奋斗的东西了,我怎么还是孤家寡人呢?”

站在身后的下属咳了咳:“您上个礼拜刚和杨小姐分手,她还想说再也不想见到您。”

“哦?是吗?你说,我要是和怜怜搞在一块了,我那个姐姐会不会把我给杀了?”

“秋少爷也会把您给杀了的。”

“唉,做人太聪明了也不好。”裴然带着人回到据点后还没休息就瞅见叶秋开着辆帕加尼气势汹汹的开到了车库。

满头大汗的叶秋直接冲上来就看到自家的舅舅,于是快步上前问他:“我哥呢?”

裴然挑眉:“我怎么知道,走了吧。”

而叶秋听到裴然这话却又心脏悸动起来,事如剪影。

时间穿过回廊,正值隆冬,鹅毛大雪夹杂着刺骨的寒风袭来。

韩文清与喻文州几人在南京最为豪华的饭店内谈话。叶秋冷着张脸坐在红木椅上看着远处的路灯照在青砖白瓦上,一地白雪。“就这样没他消息了?”王杰希端着杯茶斜倚在窗前,拿起茶盖划了划杯中的碧绿之水后轻抿一口,吐出的热气化为乌有。

“嘉世真他娘不是人,当初叶修进这个一穷二白的编制我就不同意,结果这下子人没了连屁都不会放一个,早知道让他来蓝雨了好歹我和文州能给他个照应,而且我们粤军不缺钱。”黄少天操着口还带着粤系口音的官话翘着个二郎腿在桌上,原本朝气蓬勃的青年却眉头紧皱。

“苏小姐呢?”韩文清看向了穿着丽色旗袍的精致女子。

“我也没有他的消息。”苏沐橙把玩着手中叶修给她的匕首,薄如蝉翼的唇抿成了一条细线。

她实在是害怕叶修就此失踪,叶家现在已经开始找人了,叶修就像是苏沐橙的天,天塌了要她怎么去补救。

叶秋一言不发地上前拍了拍苏沐橙的手,准备带着这个姑娘先回叶家,他打算去蒋叔叔那里借点人去找叶修,嘉世的人已经给他和喻文州一行人控制起来了,刚走几步又转头回来说了句:“有私兵的让私兵去找找。”

喻文州挑了挑眉。

而叶秋的内心却是最为烦躁的,他和叶修军校上的都不是一个地方,他当时在北平而叶修在蒋公的黄埔,现在叶修不见了他连个渣子都没摸着。就不应该让他出来。

哪天从警局里头拿个链子锁着。


评论(8)
热度(249)
© 刚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