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千丝结 06

狗血天雷私设ooc

-

但叶修还是跟魔怔了似的一个劲儿的往孙立人身上挥拳,孙立人没法只好将叶修的双手钳住压在身下,他摸了把叶修的脑袋问:“缓过神没有?”

被孙立人压在身下的叶修没有说话,只是两行泪珠子从他眼里落下,如坠落的蝴蝶般滴落在地上,跟心死如灰似的一言不发。孙立人一瞅叶修这幅可怜见的模样心疼的将他抱起又揽入自己怀中再次问他:“怎么回事?”

叶修双手紧紧抓住孙立人的衣领啜泣,哭累了才断断续续的说:“沐秋…进去…死了…都怪我……。”

孙立人这一听就知道这少年把所有的错都往者自己身上揽,连忙拍着他的背安抚着他,再对着自己手下的勤务兵使了个眼神叫他去看看苏家的大爷,孙立人用着他这么多年来最温柔的声音在叶修耳边的轻声说道:“这不怪你,发电报那人给人收买了,把国军的事发给你们了,不能怪你,你很好,不要把事情都往自己身上揽,剩下的事情由我来做,嗯?”

而叶修仍是那副魔怔的样子靠着孙立人的胸膛颤抖着:“都是我…我如果在去看就没有这种事了…我太傲了…是我的错…”孙立人听着叶修这话心肝都疼的颤了颤,人太好了也是种病,啥事都往自己身上揽。

而这时孙立人派去的勤务兵却皱着眉头回来,对孙立人行了个军礼后就说:“报告长官,并没有发现苏家大爷。”

本来靠着孙立人无言的叶修听到这话就挣扎着起来,红着眼圈暴怒地揪过勤务兵的领子:“你说什么?死了他妈的也该有个尸体啊?什么叫没有发现?你再说一遍?”

“抱歉叶大少,我们真的没有发现。”

苏沐秋他妈的连个尸体都不给我留下。

叶修像是再也撑不住了一样滑落到地上,没有哭,但谁都能感受到叶修那股心死如灰的情绪。孙立人看着叶修,冷不丁的将叶修打横抱起,对着下属使了眼色就往军车里走。

孙立人和叶修一起坐到后座,他强硬的将叶修往自己的肩膀上一靠,嘴里念叨:“睡吧睡吧,睡醒了什么都好了。”叶修只是把眼睛闭上了,他自己也不清楚到底有没有睡着。

叶修醒来的时候是在自己的房间,和苏沐秋一起买的八音盒还放在床头柜上。叶修沉默的将它打开,夜来香的调子飘荡在房间里。

明明还是在夏天,叶修却如同已入秋一样感到凉意,夜晚的风从窗户里随着月光偷偷地挤了进来。月光抚摸着叶修光洁无暇的脸,却照不亮他的眼睛。

明明如火一般的少年,却变得毫无生机。

叶修突然就起身进了浴室,他把放在里头的玻璃杯给打碎了,晶莹的渣子落了一地,他慢慢地弯下腰捡起一块,放在手上割了割。有一道血痕出现,可没过多久就复原了。

我还算是个人吗?

叶修自嘲。

他想啊,如果当时苏沐秋把这玩意给自己打上了,他是不是就不会死了。

叶修除了吃饭就是沉默的过了三天,叶家人来他也照样的不言不语,只是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的手,然后在第四天时叶修下床换上了件米绸色的长衫,看着镜中的自己笑了笑。

说他爱着苏沐秋,也算不上,两人什么都还没开始呢,就已经结束了,他只是很惋惜这个少年因着自己而死亡,叶修可能就是个心很软却很薄凉的人。

少年已过,再无少年。

有什么办法呢,他只能好好的护着沐橙,带着苏沐秋那份活下去。

但叶修在这之后很少露出那样艳若桃花的笑容的,都只是淡淡的,仿佛看不见任何人,但却不是傲气,只是有着种漠不关心。在无心扫过他人的时候却将自己的身影牢牢的映入别人的眼帘。他不会因着别人对他的评价而放弃,只余下满身的懒得察觉的富贵。

苏沐秋没有尸体,但叶修还是为他办了葬礼。他和苏沐橙一起为他捧起黄土修起坟墓,死后的苏沐秋被授予少将军衔,叶修也获得了毕业后能直升蒋公手底下兵的机会。

党国自然是不会让叶修这个还活着的少年拥有这个军衔,叶家已经足够的强大了,若是再添一名将士,怕是要功高盖主。对此叶修什么也不说,只是在黄埔办了一年的休息假,蒋公亲自同意。

叶修想带着苏沐橙去看看这个虽然有些残损但却美好的山河。在和苏沐橙一起游历回来的时候,叶修把那个八音盒埋在了苏沐秋的墓旁。

夜来香,我为你思量。

叶修坐在长椅上喘着粗气接受着这份如潮水般的记忆。

第二次了,我真没用。

叶修如同穿上了一件厚重的潜水服在海中漫无目的地飘荡,身体像是缺失了一个重要的部分,一种巨大的空旷和虚脱感笼罩了全身。苏沐橙早已哭倒在叶修的身旁,陶轩赶来的时候就看到叶修柔和的眉眼下望着天花板像雾气缭绕般的视线。

陶轩觉得他可能真是疯了,在这种情况下他觉得叶修有着种决绝的美,想把他拥入怀中肆意亵渎。也许真的就有这么种人吧,不是长得如花娇艳,可是在他身边注视地久了就会将你的灵魂一并的吸引过去。

“叶修。”陶轩喊了一声。

叶修转头对有些孩子气的笑了笑,轻声细语的说道:“能帮我把沐橙先带回去吗?我想再呆一会。”

陶轩还想再说些什么,可是看到叶修黑的不可思议的眼睛时候又沉寂了。他只好带着苏沐橙先回家留着叶修一个人在停尸间的外头。

叶修不知目的地靠在长廊上,感受着身体一阵冰凉一阵炽热。叶修忍受着痛苦靠着走廊渐渐的滑下,停尸间这时候连个人影也没有,天地之间仿佛就剩下了叶修。

坐在学着接管家事的吴雪峰心中莫名来这一股子的悸动,这个悸动叫嚣着让吴雪峰出去,去找那个一个让他魂牵梦绕的人。他握着笔的手渐渐的颤抖起来,猛地站起身丢下一句“我有事情。”就转身离开。

他不知道目的地在哪,他只是跟着他跳动不已的心脏走进了那个空如地狱的停尸间。叶修靠在冰冷的瓷砖上体会着扑面而来的灼热感,些许之后又是冰冷的刺骨,叶修连抵抗他的心情都没有,只是一味的用双手环抱自己,在痛苦中沉浸。

吴雪峰看着叶修倚在墙角不停颤抖的样子心中的那根叫做理智的弦“蹦——”的一下就断了,二话不说的就把叶修抱起带回了自己家。

这是吴雪峰在H市的小别墅,白色的蕾丝窗帘被拉起,夕阳从落地窗里洒下,窗前放了好多盆一叶兰。

少年坐在床上,手里把玩着一个ID名为气冲云水的账号卡,比少女还要纤细的手指我轻轻地刮弄着那个名字,黑发服帖的落在脖子上,有着一种和内里不符的纤细。

吴雪峰打开门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副光景,内心仿佛是给什么东西击中似的,充满了痴迷和悲哀。

“气冲云水?”

“你…”吴雪峰刚想说话就被叶修打断了。

“是我,你…”吴雪峰点头,又想问问叶修一些事情,却在听到叶修的回答后愣住了。

“我是一叶之秋。”

少年的眼睛在夕阳下很美,但却充满了寂静,夕阳只是印在了眼眸却没有进入他的眼睛。

不似孩童稚嫩,不似成人坚定,而是虚无的雾气。

叶修突然对着落地窗旁的一叶兰笑的很孩子气,他不想再回忆起过去的事情了,这让叶修太难过了,他不想和能勾起他回忆的人接触。

太累了。

“雪峰。”叶修冷不丁的喊了吴雪峰名字,吴雪峰只好无奈的走进来坐在床旁,温柔着眉眼摸了摸叶修的脸颊。

“叶修。”

叶修的眼睛笑弯成了月牙:“你真的知道啊。”

“都会梦到你。”

“你把我从飞机上抱起来的时候我也看到了呢。”

“是吗?”吴雪峰问

“是呀。”

叶修笑了笑就问他:“你还会来嘉世吗?”

“会的,你因为缺钱所以打这个?”吴雪峰说。

叶修摇摇头:“不算是吧,挺喜欢这个的。”

“要不然你跟在我身边吧?做这个太累了。”吴雪峰看着叶修说道。

叶修听的出来,这是一句优雅不失直白的包养说辞。

叶修笑着对着吴雪峰说:“你不是有记忆吗?觉得我会答应?”

吴雪峰当然知道叶修是个什么样的人,在因子被德国人提取后叶修照样能在受重伤后面不改色的杀人,就知道是不可能答应。可吴雪峰还是想在争取一下,虽然希望渺茫:“真的不行吗?”

叶修撇了一眼吴雪峰:“那你嘉世也别来了,我一个人可以的。”

吴雪峰只好一把将叶修揽入怀中,将下巴搁在叶修的脑袋上说着:“长大了就不可爱了。”

叶修蹭了蹭吴雪峰的脖子,在喉结上咬了一口,含糊不清的说道:“我一直都不可爱。”








·万千没删啊关注我的小可爱们,我只是修文去了,先更这个,万千衔接有点问题,有空了就修修( ̀⌄ ́)还有!lof今天封我号!说我发低俗色情!我这么清水!气死我了

评论(19)
热度(218)
© 刚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