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千丝结 07


狗血天雷私设ooc

-

日子就在叶修骚扰着气冲云水和苏沐秋拌嘴之间度过,叶修在这里这么久都没有发过病,总觉得苏家就是上天派来解救他的天使。

可惜好景不长,世事难料。当叶修知道苏沐秋出事的时候整个人的心都揪了起来,坐在医院外冰冷的长椅上,这总是让他有一种被支配的恐惧,和一种没由来的委屈,比起与他人接触他更喜欢独处。

苏沐秋,苏沐秋。

现在的叶修一听到这个名字内心就会心乱如麻,悲喜交加,委屈后悔。

简直是要把叶修的心脏都撕裂开了,身体是止不住的颤栗,除了喜悦之外的情绪都在争先恐后的涌来。

明明我和他什么都还没有来得及开始啊,怎么就没了呢,怎么就没了呢。
 
叶修就像是猛然间的撕掉了结痂了肉,将死死硬撑的冷静和自以为封闭的感情倾泻而出。
 
那么耀眼那么爱我的一个少年啊,再也不会出现了,永远永远只能存留在记忆里了。
 
在那一刻叶修除了喜悦之外的所有情绪都争先恐后地涌出,心中升腾起无边无际的恐惧与愤怒,最后又浑身止不住的颤栗起来。
 
撕心裂肺,几欲断气。
 
叶修想把苏沐秋冰冷僵硬的手捂得热一些,但却因感情崩溃而无力,怎么掰都掰不开苏沐秋蜷缩的手指,硬如顽石。
 
叶修涌起一股不知从何而来的愤怒,他以他毫不能抑制住颤栗的手敲打在苏沐秋身上,嘴里不停骂着混蛋,工作人员看着这个精致却又泪流满面的少年,拉着他的手把叶修带离苏沐秋的尸体。
 
爱之切,恨之深。

民国十三年,叶修和苏沐秋入了黄埔军校,苏沐橙被送去了叶家的私立学堂;苏家和叶家本是世交,但苏父在东北守关时遭到了敌军的枪击,连个话语都没落下。

墙倒众人推,原本无忧的苏家兄妹在这时候瞬间的长大了,苏沐橙和苏沐秋被叶父接到了家中,给了苏沐橙叶家养女的名头,女孩子在这时期地位还是不高,长得美丽的女人更甚,没有自保的能力更是死路一条。

叶父直接放话下去,谁都不许动苏家的一个子儿,苏沐秋以着苏家大爷的身份站稳了脚跟,与叶修更是交下了过命的交情。

两人刚从黄埔出来就开始到处瞎逛,前头两人一起见了蒋公,苏沐秋是被一阵激励,估计长这么大听到的最多鼓励就是今天了。

叶修用着肩膀怼怼苏沐秋:“今天过的爽不爽?我长这么大都没给蒋公表扬成这样。”

苏沐秋直接把叶修揽着怀里一阵揉搓,揉完脑袋揉肚子把叶修搞得像是吃了春药一脸通红:“我都吓死了还爽不爽,我先让你爽爽我告诉你。”

叶修拍开苏沐秋的手调笑:“我呸,注意你的形象苏大爷,哪天小报上就说我俩有一腿,我爹看到这种垃圾消息都能打断我狗腿。”

两人边走边调笑看见家百货公司就跟那些姨太太似的互相吹捧着进去。

叶修:“苏太太您先走。”

苏沐秋:“不了不了,叶太太您先走,小的哪敢和您争。”

两个穿着土黄色军装的大老爷们小声地瞎侃,幸亏没人听见,否则苏沐秋又得上次报纸。

之前是因为苏沐秋撑起苏家,这会就因为苏沐秋是个兔儿爷。

苏沐秋是不是兔儿爷叶修不知道,但他知道他和苏沐秋现在是兄弟他都能对着自己这么好,喜欢人肯定也是喜欢他,要是真喜欢了那还得了,天上的星星都会为叶修摘下来。

而苏沐秋想的是,还是兄弟长久点,哪天买个戒指直接给叶修套上就行了,哪来那么多事。

走着走着叶修冷不丁的听见了个八音盒的放的小曲儿—夜来香。叶修长这么大还没去过百乐门,怼了怼苏沐秋叫他买一个。

苏沐秋买了下来后就问叶修:“买这干啥?”

叶修道:“买来听呗,我长这么大还没去过销金窟,哪天咱们去去?”

苏沐秋一听就急了:“你敢?!你要去我先替叶叔打断你的狗腿!”

叶修笑着说:“我腿断了谁养?”

苏沐秋回道:“我!”

叶修虎着拍了把苏沐秋的脑袋:“那你还打算我的腿?!”

苏沐秋笑嘻嘻的回道:“那是让你长点记性!”

两人在军校里头出了几次任务,死死的抢了校内第一第二的名头,蒋公看着这两人的效率笑的就差牙齿掉。

结果哪知道叶修出完任务就搞出背叛党国的事,苏沐秋听闻这件事后再也没有见到过叶修。

他像疯了一样寻找,最后在日军一个毒气基地里找到了这个家伙。叶修的任务早已进到了收尾阶段,像是匍匐许久的猎豹露出了自己的利爪,对着猎物的死穴,狠狠的抓下。

一击必杀。

属于男子的身体却柔软如少女,宛如舞蹈将身体扭曲到一个不可思议的地步,在交错的瞬间一波波赶来的敌军倒下,而另一边的苏沐秋也让这些人步入他们应有的后尘。

叶修这时候也渐渐的向着中心接近,在抢过几个日军的枪械后使着双枪一路突围,叶修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踹开了偏门,对着十余名日军连射数枪。

突然映入眼帘的熟悉身影让叶修高高提起的心微微放了下来。

“我就不信你会背叛党国!为什么不肯见我?如果不是我来,我连的尸体指不定都见不到!”苏沐秋怒吼。

“……”叶修不知道这时候他到底要对苏沐秋说什么,他们太过了解对方,他只知道现在的苏沐秋像一头暴怒的狮子,敌人在他的利爪下丧失性命。

两位黄埔军校射击首席用着双枪一路突围,两个人之间,天地仿佛变成了一片空白。但渐渐透支的体力却也使他们心有余力而不足,脑中像是要爆炸了一样,但苏沐秋的心意却真真实实的传到叶修的心里。

“杀了他!”一人声下,剩余的穿着日军服的人一拥而上。叶修就如矫健的黑豹,在一人子弹上膛时就已冲到他的面前,那双眸中闪烁着与平日不同的光芒,锋利而寒冷。

早期叶修不被日军信任,那群家伙就在叶修的身体上做实验,越来越强悍的身体,伴随而来的是内脏的虚弱。

叶修凭着他被打入自愈因子的身体杀完了在外面蹲守的人,将所有的资料和实验体都带了出去,他自己也不清楚自己到底还不算不算是人,明明快死的时候却吊着一滴血。

苏沐秋解决完另一头的日军,回来时就看见叶修躺在血泊里冷着一张脸眨动着眼睛,听到声响转头,见了是苏沐秋,就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

苏沐秋回忆起了那个三年前的夏天,少年伴随着清风,向他伸出手,白皙的脸上绽开笑容,明媚得令人眼前发烫。

叶修醒来的时候是在一个不知名的房间,和苏沐秋一起买的八音盒放在床头柜上。叶修沉默的将它打开,夜来香的调子飘荡在房间里。

明明还是在夏天,叶修却如同已入秋一样感到凉意,夜晚的风从窗户里随着月光偷偷地挤了进来。月光抚摸着叶修光洁无暇的脸,却照不亮他的眼睛。

明明如火一般的少年,却变得毫无生机。

叶修突然就起身进了浴室,他把放在里头的玻璃杯给打碎了,晶莹的渣子落了一地,他慢慢地弯下腰捡起一块,放在手上割了割。有一道血痕出现,可没过多久就复原了。

我还算是个人吗?

叶修自嘲。

苏沐秋这几日都会来看叶修,对他说着外面因叶修所做的事情从而叶家获得的殊荣。但叶修只是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的手,然后在第四天时叶修下床换上了件米绸色的长衫,看着镜中的自己笑了笑。

少年已过,再无少年。

叶修很少露出那样像当年那样艳若桃花的笑容,都只是淡淡的,仿佛看不见任何人,但却不是傲气,只是有着种漠不关心。在无心扫过他人的时候却将自己的身影牢牢的映入别人的眼帘。他不会因着别人对他的评价而放弃,只余下满身的懒得察觉的富贵。

一日苏沐秋来看叶修,还没进门就听见叶修问到:“看得懂希腊语吗?”

里头没出声,苏沐秋凭着这点猜出了里头的男人是周泽楷那头狼崽子。

“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

爱是不嫉妒,爱是不自夸,不张狂,不做害羞的事,不求自己的益处,不轻易发怒,不计算人的恶,不喜欢不义,只喜欢真理;

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

爱是永不止息。”叶修低低地说。

苏沐秋不知道周泽楷懂不懂叶修的意思,但他懂了。

叶修死了,死在了那个围绕着蔷薇的小院里。

苏沐秋仰头望着洒落身上的阳光,颤抖着嘴唇弯了腰,很长时间都直不了身。

爱是永不止息。

叶修坐在长椅上喘着粗气接受着这份如潮水般的记忆。

这是他切切实实的第一次接受着来自另一个自己的记忆,如同穿上了一件厚重的潜水服在海中漫无目的地飘荡,身体像是缺失了一个重要的部分,一种巨大的空旷和虚脱感笼罩了全身。

陶轩赶来的时候就看到叶修柔和的眉眼下望着天花板像雾气缭绕般的视线。

陶轩觉得他可能真是疯了,在这种情况下他觉得叶修有着种决绝的美,想把他拥入怀中肆意亵渎。也许真的就有这么种人吧,不是长得如花娇艳,可是在他身边注视地久了就会将你的灵魂一并的吸引过去。

“叶修。”陶轩喊了一声。

叶修转头对陶轩有些孩子气的笑了笑,轻声细语的说道:“沐橙呢?”

“路上没有撑住,哭晕过去,先送回家了。”

夜晚的时候叶修和苏沐橙睡在一张床上,叶修放心不下这个敏感的姑娘,他害怕苏沐橙会多想,晚上的时候就抚摸着苏沐橙的背哄着她睡觉。
 
叶修睡得很不安稳,他做了一个长长的梦境,在三点多醒来的时候只记住了一个片段。好像是叶修和苏沐秋老了,两人一起去爬上,到了半山腰,苏沐秋突然停下来坐在了山里供人休息的长椅上,对着叶修说:“人老了,走不动了。”
 
叶修也停了下来,揉了揉自己的脚踝说:“我也是,这脚又开始疼了。”
 
于是他们一起坐在长椅上,沉默地看着人来人往,一直呆到太阳落山,苏沐秋亲了叶修的额头,说着:“向前走吧,我会一直看着你的。”

苏沐秋永远欠着叶修一个正式且体面的告别。
 
第二天叶修顶着还未升出的骄阳,如啸罡风出了门。明明是很熟悉的路,但叶修却迷路了,拿着手机开地图才找到了火化场。
 
叶修没有见到苏沐秋的呼吸停止,但他亲眼看着他被送入停尸间,看着他火化,看着这个少年从躯体变成一盒骨灰,他也将要亲手捧着他的骨灰,跪着送他入土,为他捡拾黄土,修起坟墓。

他将在路上买的八音盒和苏沐秋的帐号卡一起放入了骨灰盒。

叶修几乎将所有的积蓄搬出为苏沐秋买了一个小小的公墓,他在路边抽了一根烟,看着他人的出发和归来,新生和离去,就觉得活着真是太好了,人生就是一出戏剧,荒诞而又真实。
 
苏沐秋才十八岁啊,活着的时候,拼命的折腾,养家,活在拥挤的人群里;死了还要因为他的没用而跟无数死人一起挤在小小的公墓里,一排排,一列列。活着在人世里头不太平,死了也不清净。

天意从来高难问,况人情老易悲难诉,更南浦,送君去。

H市的天亮了,鸟儿开始鸣叫,人们开始晨起,迎接光明和希望。人总是在一场场目送和一次次心动之中长大的,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叶修要和苏沐橙好好活,带着苏沐秋的那份活下去。

叶修脑中的苏沐秋永远停留在穿着军服的青年和笑的和煦的少年上,再也无法更新。
 
他和他的故事好像就这么结束了,花开两朵,天各一方。

评论(26)
热度(231)
© 刚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