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千丝结 08

狗血天雷私设ooc

-
叶修不知目的地走在路上,感受着身体一阵冰凉一阵炽热。大清早连个人影也没有,天地之间仿佛就剩下了叶修。

叶修走的累了就在一个公园的长椅上坐下,也不知想着什么。

坐在学着接管家事的吴雪峰心中莫名来这一股子的悸动,这个悸动叫嚣着让吴雪峰出去,去找那个一个让他魂牵梦绕的人。他握着笔的手渐渐的颤抖起来,猛地站起身丢下一句“我有事情。”就转身离开。

他不知道目的地在哪,他只是跟着他跳动不已的心脏遇见那个少年。叶修靠在冰冷的长椅上体会着扑面而来的灼热感,些许之后又是冰冷的刺骨,叶修连抵抗他的心情都没有,只是一味的用双手环抱自己,在痛苦中沉浸。

吴雪峰看着叶修不停颤抖的样子心中的那根叫做理智的弦“蹦——”的一下就断了,二话不说的就把叶修抱起带回了自己家。

这是吴雪峰在H市的小别墅,白色的蕾丝窗帘被拉起,夕阳从落地窗里洒下,窗前放了好多盆一叶兰。

少年坐在床上,手里把玩着一个ID名为气冲云水的账号卡,比少女还要纤细的手指我轻轻地刮弄着那个名字,黑发服帖的落在脖子上,有着一种和内里不符的纤细。

吴雪峰打开门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副光景,内心仿佛是给什么东西击中似的,充满了痴迷和悲哀。

“气冲云水?”

“你…”吴雪峰刚想说话就被叶修打断了。

“是我,你…”吴雪峰点头,又想问问叶修一些事情,却在听到叶修的回答后愣住了。

“我是一叶之秋。”

少年的眼睛在夕阳下很美,但却充满了寂静,夕阳只是印在了眼眸却没有进入他的眼睛。不似孩童稚嫩,不似成人坚定,而是虚无的雾气。叶修突然对着落地窗旁的一叶兰笑的很孩子气,他不想再回忆起过去的事情了,这让叶修太难过了,他不想和能勾起他回忆的人接触。

太累了。

“雪峰。”叶修冷不丁的喊了吴雪峰名字,吴雪峰只好无奈的走进来坐在床旁,温柔着眉眼摸了摸叶修的脸颊。

“叶修。”

叶修的眼睛笑弯成了月牙:“你真的知道啊。”叶修对于吴雪峰只有一点点的记忆,大部分还都是和苏沐秋有关的。

“都会梦到你。”从那天见你之后。

“要不要跟在我身边?做这个太累了。”吴雪峰看着叶修说道。

叶修听的出来,这是一句优雅不失直白的包养说辞。

叶修笑着对着吴雪峰说:“你不是有记忆吗?觉得我会答应?”

吴雪峰当然知道叶修是个什么样的人,可他还是想在争取一下,虽然希望渺茫:“真的不行吗?”

叶修撇了一眼吴雪峰:“那嘉世你也别来了,我一个人可以的。”

吴雪峰只好一把将叶修揽入怀中,将下巴搁在叶修的脑袋上说着:“长大了就不可爱了。”

叶修靠在吴雪峰怀里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的胃,他不清楚现在是几点了,但他挺讨厌睡到这个时候独自一人的醒来。

在吴雪峰没有进来之前,叶修在天朦胧黑的时候醒来,莫名的会有种被整个世界抛弃了的感觉,空荡荡的,一切的负面情绪会表现地淋漓尽致。他只好下床走走,就看到了吴雪峰放在房间里的账号卡——气冲云水。

叶修拿着卡就回到了床上,有点孩子气的笑了。现在他和吴雪峰唠了会,就觉得自己的胃有点难受。毕竟一个下午没有吃东西了,只能感觉到胃在不停的收缩。叶修只好戳戳吴雪峰的手臂,问道:“几点了?你吃饭了吗?”

“七点了吧,我已经吃了,之前看你在睡就没有喊你。”吴雪峰知道叶修的起床气很重,会沉着一双水灵的眼睛看人,把人看的是又想疼爱这家伙又有点发怵。

“饿了?我帮你叫外卖?”吴雪峰又问。

“不要,我自己煮点,厨房在哪?”叶修摇了摇头,从吴雪峰怀里出来又光脚踩在了地毯上。

吴雪峰在没有去遇见叶修之前潜意识里会在房间里铺好地毯,他总觉得以后会用到,他一直知道有个艳若骄阳的少年会光着脚到处走动。

“呆着别动。”吴雪峰对着叶修说了句,却看到叶修捂着胃的手,又问:“胃疼了?”

叶修觉得胃疼没什么大不了的,也就点了点头,却见吴雪峰脸色一变,焦急地问着叶修要不要请医生,叶修都这副模样的吴雪峰逗笑了,多大点事还要叫医生。

他只好边把吴雪峰推向门口边说着:“你不是要给我拿拖鞋,快去快去,怎么越来越矫情了。”

“为了你我才越来越矫情的。”吴雪峰笑骂。

叶修笑得很孩子气的看着他,推着他去拿拖鞋。叶修穿上后就跟着吴雪峰哒哒哒的一起进了厨房。

吴雪峰问他:“要不要我帮忙?”

叶修洗着米扭头就问:“你会吗?”

吴雪峰摸了摸鼻子:“不会。”

叶修似嗔的瞥了他一眼:“那就出去。”

吴雪峰无奈:“好吧,我走,皇上您继续。”

吴雪峰看着叶修还是少年般纤细修长的身体包裹在自己在他身上略显宽大的人衬衫里头,白皙的脖子没入衣领,细长的手指熟练的拿着筷子打鸡蛋。

吴雪峰看着这样的到叶修莫名的就笑了,这个他所喜爱的少年终于可以放下国家的担子好好生活了,他轻悄悄的拉上了厨房的推拉门坐在餐桌上等着叶修,他很清楚叶修的为人,不会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毕竟毛爷爷说过身体是革命的本钱。

当他看见叶修端着白粥和炒鸡蛋的时候挑了挑眉,显然是很久没有吃到过这么家常的东西了。

“怎么就这个?”

叶修孩子气的撅了下嘴,“又没让你吃,多香啊。”

吴雪峰看着叶修吹着白粥然后将它放入嘴里,原本稍显苍白的唇显出点艳红,跟小豹子吃东西似的生怕给人抢走,一口又一口的,吴雪峰突然就有点心痒痒。

“怎么回事?”

“我爸不让我出来打电竞,离家出走了。”叶修又舀了一勺粥放在嘴里,还带着点小烫。

“爸现在干嘛的?”吴雪峰问道。

“谁和你咱爸啊。”叶修撇了眼吴雪峰,“叶尧杰呗。”

“那咱爸下届就是那啥了?”吴雪峰问。

“嗯。”叶修低眉顺眼的回了句。

吴雪峰看着这样的叶修有了种无法言喻的冲动,看着叶修一口又一口的吃着雪白的粥,突然就来了一句:“我也要吃。”

“自己去拿勺子。”叶修抬头说了句然后又不理着吴雪峰继续吃着。

“喂我?”吴雪峰看着叶修说。

“多大了你?”叶修疑惑。

“可怜可怜我吧。”吴雪峰只好无奈的小声说着。

叶修只好从碗里舀出一口往吴雪峰嘴里塞去,吴雪峰心满意足的享受着叶修的服务,吃完后又问道:“身体怎么回事?”

叶修皱着眉摇头:“不知道,生下来就这样了,听我妈说我当时连哭都没有。”

吴雪峰挑起了他的眉毛。

最后叶修和吴雪峰猜拳决定了谁去洗碗,吴雪峰输了,自然是他去。虽说吴雪峰喜欢管着叶修,但也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少爷,洗碗的时候手滑了打碎了一个。

一共就三个碗,还能打碎一个,叶修看着难受就把他赶出去自己洗。吴雪峰站在旁边就跟小媳妇似的看着叶修,然后叶修洗完之后对着吴雪峰勾了勾手指头,就上楼去了。

吴雪峰自然是听从的一起上去。按照古人的话说,这就是所谓的妻管严。

叶修问了问吴雪峰有没有多余的机子,随后吴雪峰就去搬了个外星人过来,带着个读卡器,沉沉的往叶修身边一丢。

叶修自然是插着卡躺在吴雪峰的床上玩起来,吴雪峰也用着台式机与他一起。玩了一会吴雪峰冷不丁的说:“沐秋?”

“我没守住他。”叶修当然是难过的,但他的经历哪还真是个十几岁的少年。以前遇坏事,一切的委屈难受都恨不得跟身边人说个遍,只想着被知己家人护着宠着安慰个遍;如今遇坏事,却尽是自个在心里藏个,在心里头总是明白,人总是要长大。岁月就是把磨平少年时棱角的刀子,但他不会敛去叶修的锋芒,只是将它细细珍藏。

叶修看了看时间觉得差不多了就去浴室洗了个澡,今天太累了,还是早点睡,等会给沐橙打一个电话。

叶修洗完澡后给苏沐橙打了电话,絮絮叨叨了好久又打着哈欠舒舒服服的躺上了吴雪峰的床,而后吴雪峰也带着刚洗完澡的热气从被子里伸出头来。

“不是有很多房间吗?”叶修问。

吴雪峰看着叶修睡眼朦胧的样子说着:“这是我的房间。”

“…那我去客房睡了。”叶修缩了缩脖子就准备下床。

吴雪峰一把揽过叶修将他又带回床上,眼底里如何遮掩都会透露出的欲望:“有灰尘,没人睡过很脏的。”

吴雪峰露骨的欲望让叶修有着点不自在,他只好说了句:“雪峰,我还没成年。”叶修自然是清清楚楚看到了吴雪峰突然僵了一下的身子,又孩子气的笑了笑。

吴雪峰发出一声叹息:“怕了你了,睡吧。”

“晚安,雪峰大大。”叶修抱了抱吴雪峰,转过身用背对着那个男人闭上眼就睡了。留下吴雪峰一个人火热的盯着叶修的后脑勺,用着手抚慰着自己难过委屈的心灵。

叶修是给吴雪峰摇醒的,现在是中午十二点了,吴雪峰进来看叶修还在睡着,就怀疑叶修是不是生病了。

他喊了几声叶怜怜,结果叶修就昏昏沉沉的怒视着他。吴雪峰已经很久没有见过这样孩子气的叶修了,难免笑的有些怀念。

叶修沉着脸去洗手间用温水洗了把脸,对着镜子里的自己眨巴眨巴眼睛,然后笑的极为灿烂。他又梦到了苏沐秋,具体是什么样的他已经记不清了,只记得他和苏沐秋过得很好。

这样就够了。

叶修和吴雪峰吃了饭后,就坐在吴雪峰客厅的小吧台上,用手撑着下巴浏览吴雪峰收藏的酒。

“怎么都是帝萨诺呀?”叶修从柜子上拿下一瓶放在手中把玩着,而后又对吴雪峰笑的一脸孩子气。

吴雪峰坐在沙发上休息,听到这话无奈的摇摇头:“不是你喜欢这种女孩子喝的?”

叶修笑的很开心,白皙的手指点着瓶身:“这种的多好喝啊,甜甜的。”

叶修的前生过的虽有家族扶持但也算是痛苦,他时候还蛮能喝酒,偶尔闲下来时就会自己在吧台里从大冰柜里头拿出点帝萨诺,倒在装有冰块的杯子里在寂静的bar里自顾自的喝着。

帝萨诺算是种女士酒,杏仁配合着奶油混入酒精里,别是一番滋味;这种酒也是百搭,但叶修独爱纯饮,放几个冰块就够他细细品尝。

吴雪峰站起从旁边的柜子里取出两个杯子,放在吧台上后就坐上了叶修身边的旋转椅:“尝尝?很久没喝了吧。”

叶修摇了摇头而后又点点头,前者是拒绝喝酒,后者是肯定自己许久没有再喝过帝萨诺:“酒不能喝,现在不行啦,一杯倒。”

吴雪峰一听就笑了:“一口都不行?”

叶修沉疑了,毕竟他还真不知道自己是否一口也不行,看着吴雪峰调笑的眼神只好开了瓶帝萨诺,将棕色的液体缓缓地倒入有着冰块的酒杯。

两人都没有说话,只剩下了液体碰撞着冰块发出的轻微声响,叶修拿起酒杯喝了一口,很熟悉的味道,熟悉的以致于让叶修有点想落泪。

已经过去很久了,但他还是很怀念。

但叶修却没有再继续想下,酒精的刺激让他的脑袋有些昏昏沉沉的,头一歪就倒在了吧台上。

而坐在叶修身边的吴雪峰摇了摇头,撑着下巴看着叶修倒在吧台上的白皙脸颊,轻轻的啜了一口帝萨诺,调了调音响放了首sally gardens,这是首时长5分20秒的曲子,吴雪峰想啊,叶修还真是一口也不行呢。

不过他这次不会再错过了。

吴雪峰喝完那杯帝萨诺,就把叶修扛进了房间,叶修也是轻飘飘的一点肉都没有,浑身精瘦。脸上还带着红晕的叶修抱着满是吴雪峰气息的被子在床上滚动了几下,咂咂嘴又睡的一脸踏实。

到下午三点多的时候叶修醒了,坐在床上睡眼朦胧的看着吴雪峰给自己换衣服,嘴里嘟囔:“老妈子,还帮我换衣服。”

吴雪峰:“我就爱操这个心,你给我坐好别乱动。”

吴雪峰把叶修送回了嘉世。叶修进嘉世后东看看西看看也没有发现陶轩在哪儿,就径直进了陶轩的房间。嘉世现在就陶轩的房间装了空调,其他人都没来,本来说着要给他和苏沐秋的房间装的,结果因为苏沐秋的去世而落下了。

叶修这时候还有点小困,把空调一开鞋子一蹬,就那么悠悠闲闲的往陶轩床上一趟,睡的昏天黑地。陶轩带着苏沐橙回来的时候看到床上包裹着自己被子的一团大馒头,嘴角抽了抽,走到床头看着叶修睡的嘴巴微张白色的贝齿显露,竟觉得有些可爱。

陶轩招呼着苏沐橙先坐下,然后就用着手拍拍叶修这个大馒头的脑袋,而后叶修睁开了双眸,似有流光尽显芳华,叶修的手本来是朝着陶轩的脖子去的,后来像是反应过来,又用着手揽住了他的肩膀,嘴里不停的嘟囔着:“陶老板你身上怎么就这么冰呀。”

陶轩木着张脸随着叶修作,叶修作了一小会也觉得没意思就从他身上下来了,而苏沐橙看着这一幕正笑的停不下来,叶修走过去拍了拍少女的肩膀,两人相视一笑。

叶修说道:“以后住嘉世了?”

苏沐橙:“不太好吧?”

叶修:“我不放心你。”

而陶轩也掺合了一脚:“住吧,好照应呢。”

叶修笑着揽过陶轩的肩膀,两人靠的挺近的,陶轩只要一低头就能看见叶修长长地睫毛。

叶修说道:“就是了,你先睡着,我和陶老板搬隔壁或者打地铺都行。”

苏沐橙摇摇头:“打地铺吧,隔壁太热了,就是怕陶老板会介意。”

叶修:“他不会的,这家伙恨不得每天和我打地铺一起睡,是不是?”

陶轩只能点头:“是。”

晚上的时候苏沐橙去洗澡,而陶轩却开始换衣服,叶修从小柜子里拿出根万宝路点上,问着陶轩:“干嘛去?“

陶轩从叶修手里的烟盒里抽了一根靠着叶修的烟点上,深吸一口后嘴里吐出烟圈,咂咂嘴说:“咋还是薄荷味道,我去拉赞助,下季就开赛了你好好准备。”

陶轩这是拒绝了叶修想要陪同的念头,在他看来叶修不应该陪着自己去装孙子腆着脸求人家赞助。叶修该是受宠爱的人,这些累活自己来就行,他只需要捧着冠军奖杯笑的肆意。

评论(15)
热度(238)
© 刚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