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千丝结 08

狗血天雷私设ooc

-

吴雪峰喝完那杯帝萨诺,就把叶修扛进了房间,叶修也是轻飘飘的一点肉都没有,浑身精瘦。脸上还带着红晕的叶修抱着满是吴雪峰气息的被子在床上滚动了几下,咂咂嘴又睡的一脸踏实。

到下午三点多的时候叶修醒了,坐在床上睡眼朦胧的看着吴雪峰给自己换衣服,嘴里嘟囔:“老妈子,还帮我换衣服。”

吴雪峰:“我就爱操这个心,你给我坐好别乱动。”

换完衣服后叶修就坐上了吴雪峰的车,绑好安全带后就听见吴雪峰说:“先送你回嘉世,再过几天我就过去。”叶修眯着眼睛如小鸡啄米似的直点头。

吴雪峰又说:“去嘉世了这几天要好好吃饭,我来了之后以后每天晚上和我一起去吃夜宵。”

叶修疑惑:“为啥?”

吴雪峰道:“你太瘦了。”

叶修困的脑袋靠在了玻璃上,脑袋一点一点的:“我是打游戏的又不是卖肉的,要那么胖干什么。”

吴雪峰:“听我的准没错。”

叶修无趣的扁扁嘴继续靠着玻璃睡。到了嘉世门口就跟打了鸡血一样的回过神来连忙开了车把手下车就走,刚走了两三步在转过头来伸出手对吴雪峰挥了挥,用着口型说着:“拜拜!”

吴雪峰坐在车内笑着挥挥手起了发动机就走了。叶修进嘉世后东看看西看看也没有发现陶轩在哪儿,就径直进了陶轩的房间。嘉世现在就陶轩的房间装了空调,其他人都没来,本来说着要给他和苏沐秋的房间装的,结果因为苏沐秋的去世而落下了。

叶修这时候还有点小困,把空调一开鞋子一蹬,就那么悠悠闲闲的往陶轩床上一趟,睡的昏天黑地。陶轩带着苏沐橙回来的时候看到床上包裹着自己被子的一团大馒头,嘴角抽了抽,走到床头看着叶修睡的嘴巴微张白色的贝齿显露,竟觉得有些可爱。

陶轩招呼着苏沐橙先坐下,然后就用着手拍拍叶修这个大馒头的脑袋,而后叶修睁开了双眸,似有流光尽显芳华,叶修的手本来是朝着陶轩的脖子去的,后来像是反应过来,又用着手揽住了他的肩膀,嘴里不停的嘟囔着:“陶老板你身上怎么就这么冰呀。”

陶轩木着张脸随着叶修作,叶修作了一小会也觉得没意思就从他身上下来了,而苏沐橙看着这一幕正笑的停不下来,叶修走过去拍了拍少女的肩膀,两人相视一笑。

叶修说道:“以后住嘉世了?”

苏沐橙:“不太好吧?”

叶修:“我不放心你。”

而陶轩也掺合了一脚:“住吧,好照应呢。”

叶修笑着揽过陶轩的肩膀,两人靠的挺近的,陶轩只要一低头就能看见叶修长长地睫毛。

叶修说道:“就是了,你先睡着,我和陶老板搬隔壁或者打地铺都行。”

苏沐橙摇摇头:“打地铺吧,隔壁太热了,就是怕陶老板会介意。”

叶修:“他不会的,这家伙恨不得每天和我打地铺一起睡,是不是?”

陶轩只能点头:“是。”

晚上的时候苏沐橙去洗澡,而陶轩却开始换衣服,叶修从小柜子里拿出根万宝路点上,问着陶轩:“干嘛去?“

陶轩从叶修手里的烟盒里抽了一根靠着叶修的烟点上,深吸一口后嘴里吐出烟圈,咂咂嘴说:“咋还是薄荷味道,我去拉赞助,下季就开赛了你好好准备。”

陶轩这是拒绝了叶修想要陪同的念头,在他看来叶修不应该陪着自己去装孙子腆着脸求人家赞助。叶修该是受宠爱的人,这些累活自己来就行,他只需要捧着冠军奖杯笑的肆意。

陶轩回来的时候早已经烂醉如泥,想要轻声的走动不去吵已经睡着的人,但对于喝醉的男人来说这是件困难的事情。

叶修看苏沐橙睡着后就在外面抽烟,一包又一包,陶轩看到叶修的时候只能闻到他身上那股薄荷烟的味道。

很吸引人。

“喝醉了?”

“有点。”

叶修将烟掐掉,扶着陶轩进了浴室。叶修开了水龙头就往浴缸里加水,拍了拍陶轩的臂膀叫他脱衣服。可陶轩现在醉的一心想睡觉,哪还想着要脱衣服,准备穿着衣服就往浴缸里钻。

我勒个乖乖,叶修赶忙将陶轩拉了过来就开始解他身上的衬衫,而陶轩却又抓住了叶修比女生还要纤细的手指一个劲儿的喊热。

叶修急了,连忙讲到:“我这给你脱衣服,脱完就不热了。”

叶修废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把陶轩的衬衫给脱了,他意识到自己还得帮陶轩这个醉鬼脱裤子,只好抹了把头上隐隐的薄汗再动手。脱到内裤的时候叶修准备出去让陶轩自己来,结果陶轩一把抓住叶修的手就往自己的二两肉上放,嘴里还念叨着:“热,叶秋,帮我解开。”

叶修自然是想把手给收回来,他觉得陶轩是不是把他当成姑娘了。但被陶轩拉着也没办法,只好眼疾手快的把内裤一脱在把陶轩往水里一抛,说了声洗好叫我就出去了。

而在叶修出去之后,陶轩那二两肉颤颤巍巍的站立起来,陶轩眯着眼睛伸出手在上头撸动着,想着之前叶修在浴室里被水蒸气熏红脸的样子,纤细修长的手指脱着自己的衣服,他突然想看看叶修的手因情欲而扭曲的样子。

在陶轩射出来的时候他好像看到了被逼迫的自己,不过又随即甩了甩脑袋,真是喝醉了。

陶轩又冲了冲之后就喊了叶修,叶修又再次上演了之前的场景,然后抬着这个成烂泥的自家老板去睡觉,可谁知陶轩硬要进他为叶修准备的房间,叶修苦口婆心的说着这里没有空调,陶轩就是死活也不答应。

叶修只好听从这个醉鬼的话语和他挤在了一张床上,他被折腾的够呛,很快就入眠了。而陶轩却在睡梦中看到了些东西。

被枪杆子指着的家人,穿着黄色军服的自己。

模糊不清的少年。

和心如刀割的忏悔。

陶轩睡的很不安稳,身上出了一堆汗还往叶修身边蹭,早上叶修七点多醒来时就跟刚洗完澡似的满身水光。

而陶轩还沉浸在那个梦里以及宿醉的头痛中,叶修用着胳膊肘怼了陶轩一下,喊着叫他洗澡。苏沐橙早就去上学了,叶修就进了陶轩的那个浴室。陶轩躺在床上思索啥也不知道思索了半天后,也进了浴室洗澡,毕竟一身汗贴在衣服上难受。

金秋时节,荣耀第一赛季开赛,在霸图客场嘉世的时候,叶修与韩文清第一次见面。

这时候各俱乐部之间的关系还不是那么紧张,大家自然是晚上会一起出来吃吃宵夜,增长下感情。霸图的人比较早到,围在桌子旁一群大男人说着八卦。

韩文清就听见有人问:“你说一叶之秋到底长啥样啊?有人说这家伙长得跟钟馗似的是不是真的?”

一人嗤笑:“拉倒吧你就,还钟馗呢,咱联盟有老韩这么一个就差不多了。”

韩文清撇了那家伙一眼,把这人看的一个激灵就选择做个安静如鸡的汉子。

叶修和嘉世几人打闹着过来,明明嘴角含笑的叶修见了韩文清却又愣住了。

不知道为什么,韩文清所散发出来的感觉和气息都让叶修本能想要离开这里,仿佛看到了什么令人恐惧的东西让人不自主的打着寒颤。

在叶修身边的吴雪峰自然是感受到了叶修这时候的不自在,原本红润的脸都变的苍白起来,只剩下被叶修咬着的嘴唇带些血色。

吴雪峰侧着头在叶修轻声问:“怎么?”叶修不言,只是摇头。

在所有人都坐下后叶修勉强的撑起一个笑容:“你们好,我是一叶之秋。”

其他人都瞪大着双眼睛看着面前这个自称是一叶之秋的少年。很柔和的五官,但眼睛却迷蒙着一层水汽,看着甚是可怜,与平日里在荣耀里头呼风唤雨作天作地的角色就是个巨大的反差。

而韩文清只关注到了叶修被津液沾湿的唇,红艳艳的,像是刚喝了樱桃酒。

韩文清突然就很想知道,樱桃酒的味道。他猛的站了起来,对着叶修伸出手:“我是韩文清,账号卡大漠孤烟。”

大漠孤烟。

那个和他一起被荣耀里的玩家称之为宿敌的ID。

叶修有些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浑身紧绷的说着:“我是叶秋。”而后两只手相握在了一起。

一时间所有的除了喜悦的情绪向着叶修涌来,叶修突然就将韩文清的手甩开,全身上下都散发着抗拒他人的气息。

“不好意思,我不太习惯和别人有肢体接触太久。”

而叶修又是讨厌又是委屈的眼神看的韩文清内心一颤。

没人喜欢被莫名其妙的讨厌,而且叶修和韩文清在荣耀里头虽是有宿敌之称但关系却有着不用言语的要好,明明该是知己怎么现在却形同陌路。

过于大的反差让韩文清不自觉地握紧了拳头。

叶修的心跳却不可控制的加速,像是所有的事物都损坏扭曲了,抑制不住的委屈和悲伤在心头里涌起。








评论(13)
热度(223)
© 刚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