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千丝结 02

狗血私设ooc


-


午休时刻,树上凌乱的蝉鸣一阵一阵。


小胖拿着笔帽捅了捅叶修的背,小声说了句“英语作业”,叶修放下笔,从桌上一叠书中抽出英语作业本,头也不抬自胳膊肘后递过去,然后捡起笔继续打数学草稿。叶修的语言天赋简直是好的不像话,对着外语总有些稔熟的感觉,学起来飞快。


叶秋趴在桌子上眯着眼睛休息,视线从缝隙中钻出来在偷偷看他,拿起桌上的眼药水放在叶修面前晃了晃,示意着叶修帮个忙。


叶修正准备给叶秋来个洗眼睛大礼包,手机却响了,来电显示的是自家那个风流潇洒的舅舅。


叶修的舅舅说来也是个奇葩,叶母他们家和叶家都是军界世代的土皇帝,可就出了个叶修舅舅这种放着家产不要而且做个让人胆寒的地头蛇的家伙。


但他却是最宠叶修的,在叶修5岁的时候他一见了叶修就说这个孩子最像他,简直想抱回去自己养着,当时把叶秋气的用他的孱弱小拳头砸了这个外表有些妖内里全是硬汉肌肉的自家舅舅身上。


说叶修的眼睛像母亲,但仔细观察起来叶修更像他的舅舅。他舅舅当年是B市太子党里有名的美男子,但他的名声却不像美人一样遭人怜爱,B市地头蛇的手段让人知道了骨子里头都会发颤。叶修的眉目也最像他,带着点漫不经心;而叶秋更像是叶父,正气凛然。


当年叶修窝在他家舅舅的怀里,他家舅舅裴然看着叶修的眼睛说着:“你的眼睛真好看。”

叶修科科一笑:“你是在夸奖自己吗?”聪明如叶修,他当然看出来自己与裴然相似的眉目。


裴然吻了吻叶修的小额头说着:“聪明的孩子。”


但叶修的眼睛的确好看,不似成人般坚定也不似孩童般天真,像是蒙上了一层雾,情绪一直是淡淡的。

叶修拿起桌边的手机接通电话,用眼神示意着小胖帮个忙,自个走到了走廊上。


“舅舅?”


“小呆瓜怎么这么久才接电话?去哪鬼混了?”


说到鬼混叶修想起了早上的那个女孩,笑的有些孩子气:“给你找侄媳妇去了。”


电话另一头的裴然原本笑意满满的脸色却猛然一边,看的身旁的手下那叫个心惊胆颤,随之扬起了令他们闻之色变的魔鬼笑容:“真敢去鬼混,舅舅我第一个把你屁股揍开花!”


“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叶修玩味笑道。


“反正说好了,你可不许鬼混!不然…不然我灭你对象全家!”裴然恶狠狠捏着手机。


“…”


裴然又清了清嗓子:“过几天就是你们生日,礼物我派人送家里了,自个去看!”


还不等叶修说什么,裴然立马就把电话挂了。


两人回家一看,就乐呵了。


送叶秋的是架斯坦威钢琴,给叶修的却是个米老鼠的卡通纸盒里头似乎装着什么东西。


叶秋挑眉:“送错了?”


叶修这几年痴迷游戏痴迷的不行,还学了个钢琴练手速,叶秋下意识的觉得这玩意肯定是送错了。


“指不定他老人家就是想让你好好学学钢琴这门高雅的艺术!”


“高雅?”叶秋嗤笑。


“怎么就不高雅了?野蜂飞舞你会不?”叶修说着把米老鼠盒子给拆了,看到里头装的东西却愣住了。


是一枚泛着寒光的戒指,古朴而大气。这玩意是裴然的信物,能调动他手底下三分之二的势力,一般都是给下人家主的,怎么就到自己手上了。


叶秋却站在叶修身后,神色不明。


叶修很早就跟叶秋说过想打电竞,但听了叶修这话就在心里冷哼,还想打游戏,每次发病完身子骨都得弱上一阵子,人轻飘飘的还死撑着不说,旁人不清楚的还以为叶家闹了鬼。


“好好跟着我,不许去见那些野男人。”叶秋冷不丁的说出了最后这句话,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说这个,叶修这么多年没有出门很少朋友,但这句话好像就是说了好多次一样,不说不顺手。


叶修听了叶秋这话笑的肚子都疼了:“我哪来的野/男人啊哈哈哈,我亲爱的秋宝宝你是不是作业做傻了。”


但叶秋却心想,这样不是个法子,哪天叶修真出门打电竞了估计连人都找不到。上小学三年级那年国家换老大,叶父的名字就在里头,隔壁家对头挡不住他爸势大,就试图来找叶修和叶秋的麻烦。

这两人从小都是接受精英教育的,哪里会轻易的被绑架或是如何,一直由他爸的亲信接送。

叶修当年长得慢,总有一股挥之不去的奶香味儿。有酒窝,沉稳礼貌的家教加上自带讨人喜欢的笑容,一直都是老师喜欢的乖乖宝。


这两人回家后吃完饭叶修就开始奴役叶秋写作业,他们都是绝顶聪明的那种,特别是叶修,别人都以为叶秋是哥哥,叶修看着软软的跟小包子似的,其实他才是叶秋的主心骨。


两人作业做完后准备洗澡,就听见外头传来打斗的声音。

我的爸爸哟。

叶修叹气:“秋啊,鞋子穿好,来者不善啊。”

叶秋:“保镖打不过?”

叶修:“嗯呢,赶紧的,小鬼当家的时间到了。”

叶家很大,叶爸爸之前就以他们家的地形搞了个逃脱路线,能把不熟悉环境的人迷的团团转。可谁知这次保镖真的猛,两人差点被追上,跑路的途中叶修就对着叶秋说:“你往巷子那跑,赶紧打车打电话给舅舅,我腿短,跑不快。”

“不行。”

“你别闹,我是未来家主,要追也是找我,你快滚。”

叶秋被推了一把,两人都有着大局观念,叶秋就只好玩命的跑,他要的是叶修平安。巷子是通往大街上的,叶秋跑到街上就颤抖着赶忙拿出手机给他家舅舅打电话,“舅舅,出事了,怜怜给人带走了。”

叶秋心里特别不是滋味,叶修这么做都是为了自己,叶修是未来家主,最先找的就是他,这他吗都是什么破事。叶修这边很快就给一群人追上了,被一群人围住。眼底里是毫不掩饰的戾气,配上他那软萌萌的包子脸有种异样的诡异。

叶修举起双手慢慢的向后退去,“谁派你们来到?叶家出双倍的钱。”

“不好意思叶大少,您只需要配合我们就好,在选举结束后就能平安回家。”

滚你妈的。

叶修不是傻子,这么多人围住他,彻底让他没有了能逃脱的机会,只好被他们抓着丢进了车内。

叶修受到的训练都是没有受伤的,猝不及防地被这群人随手丢在了后备箱内,脚踝被扭曲的难受,就跟给人硬生生掰断似的,叶修痛的冷汗从额头上滴下,加上之前逃跑的体力消耗,撑不住的昏死过去。

叶父一直觉得叶修不会过上打打杀杀的生活,也就没有让他真枪实弹的接受训练,这次算错了。

叶修记得他在半梦半醒之间获救了,但不知怎么了失了点血,他和叶秋都是熊猫血,只听见了叶秋说的抽我的血。

你的身上融入了我的血液,从此无人可将我们分开。

叶秋在叶修的病房外头很没出息的哭了,咬着下唇没哭出声。

叶爸爸进来的时候就看着叶秋一副泣不成声的样子,原本黑着的脸就更黑了,他走向前将叶秋抱了抱,“没事的。”

叶父的脸有着不怒/自威的气势。叶修和叶秋都知道他爸这个样子,都没有怕过他,叶秋一见叶父就抱着他的手哭的稀里哗啦。

“修不会有事的,爸爸在呢。”

叶爸爸相信叶修不会出事,如果自己家中人都不相信的话,那真是半点希望也没有了。

他家的叶修会平平安安的长大,即使病魔缠身也会权倾朝野。

叶修醒的时候在一个VIP病房,叶秋坐在椅子上握着他的手睡得正香。叶修笑了,笑得非常好看,星星点点,照亮了一条清澈的溪流。他想啊,这都多少次叶秋趴在他身边握着他的手了。

叶爸爸推来门进来,看见叶秋睡了就小声的问了一句:“脚还疼吗?”


“疼着呢爸,那个人劲儿真大。”


叶爸爸:“下次没有这种事情了。”


叶修拉着他爸的手放在自己温热的脸上,温柔如三月暖阳,“我知道。”


叶爸爸本来就威严的脸更威严了,黑里透红,好不美丽。


“事成了吗?”叶修问。


“嗯。”


“那真是太恭喜了,叶主席。”叶修笑嘻嘻的对着他爸贺喜。


“那你以后就是太子了。”


“哈哈哈哈爸,你居然还调侃我。”叶修笑的合不拢嘴,他爸难得调侃人。


叶爸爸把叶秋抱起来塞进了叶修的被窝里,而后摸了摸叶修软软的包子脸,“好好休息,我去忙了。”


叶修和叶爸爸更像是跨了年纪的朋友,不是非常传统的父子,他们的身上都背负着一个叫做叶家的责任,接受着同样的教育的他们,彼此的心是非常接近的。

你问叶修的脚踝疼吗?当然疼了,哪里比得上叶秋如果出事的心疼啊。


叶修亲了亲还沉睡中的叶秋,进入了睡眠。


叶修睡着后叶秋偷偷的张开了眼睛,红着张脸。他没睡着,只是趴着休息。


不要因为这种事情而出事了。


他很爱叶修。


叶修所有的坚强都是他内心中柔软生出的茧,他太好了,叶秋想要保护他。


叶秋觉得参军得到的权利来的太慢了,结果就想到了裴然的路子。






评论(6)
热度(142)
© 刚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