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千丝结 09

狗血私设ooc


-

陶轩回来的时候早已经烂醉如泥,想要轻声的走动不去吵已经睡着的人,但对于喝醉的男人来说这是件困难的事情。

叶修看苏沐橙睡着后就在外面抽烟,一包又一包,陶轩看到叶修的时候只能闻到他身上那股薄荷烟的味道。

很吸引人。

“喝醉了?”

“有点。”

叶修将烟掐掉,扶着陶轩进了浴室。叶修开了水龙头就往浴缸里加水,拍了拍陶轩的臂膀叫他脱衣服。可陶轩现在醉的一心想睡觉,哪还想着要脱衣服,准备穿着衣服就往浴缸里钻。

我勒个乖乖,叶修赶忙将陶轩拉了过来就开始解他身上的衬衫,而陶轩却又抓住了叶修比女生还要纤细的手指一个劲儿的喊热。

叶修急了,连忙讲到:“我这给你脱衣服,脱完就不热了。”

叶修废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把陶轩的衬衫给脱了,他意识到自己还得帮陶轩这个醉鬼脱裤子,只好抹了把头上隐隐的薄汗再动手。脱到内裤的时候叶修准备出去让陶轩自己来,结果陶轩一把抓住叶修的手就往自己的二两肉上放,嘴里还念叨着:“热,叶秋,帮我解开。”

叶修自然是想把手给收回来,他觉得陶轩是不是把他当成姑娘了。但被陶轩拉着也没办法,只好眼疾手快的把内裤一脱在把陶轩往水里一抛,说了声洗好叫我就出去了。

而在叶修出去之后,陶轩那二两肉颤颤巍巍的站立起来,陶轩眯着眼睛伸出手在上头撸动着,想着之前叶修在浴室里被水蒸气熏红脸的样子,纤细修长的手指脱着自己的衣服,他突然想看看叶修的手因情欲而扭曲的样子。

陶轩冲洗之后就喊了叶修,叶修又再次上演了之前的场景,然后抬着这个成烂泥的自家老板去睡觉,可谁知陶轩硬要进他为叶修准备的房间,叶修苦口婆心的说着这里没有空调,陶轩就是死活也不答应。

叶修只好听从这个醉鬼的话语和他挤在了一张床上,他被折腾的够呛,很快就入眠了。陶轩睡的很不安稳,身上出了一堆汗还往叶修身边蹭,早上叶修七点多醒来时就跟刚洗完澡似的满身水光。

而陶轩还沉浸在宿醉的头痛中,叶修用着胳膊肘怼了陶轩一下,喊着叫他洗澡。苏沐橙早就去上学了,叶修就进了陶轩的那个浴室。陶轩躺在床上思索啥也不知道思索了半天后,也进了浴室洗澡,毕竟一身汗贴在衣服上难受。

金秋时节,荣耀第一赛季开赛,在霸图客场嘉世的时候,叶修与韩文清第一次见面。

这时候各俱乐部之间的关系还不是那么紧张,大家自然是晚上会一起出来吃吃宵夜,增长下感情。霸图的人比较早到,围在桌子旁一群大男人说着八卦。

韩文清就听见有人问:“你说一叶之秋到底长啥样啊?有人说这家伙长得跟钟馗似的是不是真的?”

一人嗤笑:“拉倒吧你就,还钟馗呢,咱联盟有老韩这么一个就差不多了。”

韩文清撇了那家伙一眼,把这人看的一个激灵就选择做个安静如鸡的汉子。

叶修和嘉世几人打闹着过来,明明嘴角含笑的叶修见了韩文清却又愣住了。

不知道为什么,韩文清所散发出来的感觉和气息都让叶修本能想要离开这里,仿佛看到了什么令人恐惧的东西让人不自主的打着寒颤。

在叶修身边的吴雪峰自然是感受到了叶修这时候的不自在,原本红润的脸都变的苍白起来,只剩下被叶修咬着的嘴唇带些血色。

吴雪峰侧着头在叶修轻声问:“怎么?”叶修不言,只是摇头。吴雪峰只好揉揉叶修的后颈,去接其他人。

在所有人都坐下后叶修勉强的撑起一个笑容:“你们好,我是一叶之秋。”

其他人都瞪大着双眼睛看着面前这个自称是一叶之秋的少年。很柔和的五官,但眼睛却迷蒙着一层水汽,看着甚是可怜,与平日里在荣耀里头呼风唤雨作天作地的角色就是个巨大的反差。

而韩文清只关注到了叶修被津液沾湿的唇,红艳艳的,像是刚喝了樱桃酒。

韩文清突然就很想知道,樱桃酒的味道。他猛的站了起来,对着叶修伸出手:“我是韩文清,账号卡大漠孤烟。”

大漠孤烟。

那个和他一起被荣耀里的玩家称之为宿敌的ID。

叶修有些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浑身紧绷的说着:“我是叶秋。”而后两只手相握在了一起。

一时间所有的除了喜悦的情绪向着叶修涌来,莫名的画面浮现眼前,叶修突然就将韩文清的手甩开,全身上下都散发着抗拒他人的气息。

没人喜欢被莫名其妙的讨厌,而且叶修和韩文清在荣耀里头虽是有宿敌之称但关系却有着不用言语的要好,明明该是知己怎么现在却形同陌路。

过于大的反差让韩文清不自觉地握紧了拳头。

叶修的心跳却不可控制的加速,像是所有的事物都损坏扭曲了,抑制不住的委屈和悲伤在心头里涌起。

“太难受了。”叶修心想,再次被自己的情绪影响到了。

为什么要把这样的情绪施加在我的身上呢?叶修伸出手搭上韩文清的肩膀,如同触电般看到了那些记忆。

当时的少年呼吸有点急促,白皙的脸上已经爬满了妖异的绯红,汗珠从额头上滑落过于沉寂的眼珠里闪烁着璀璨的光芒。

韩文清不知怎么的就很想亲亲这个少年,也许是潜意识里就想这样了算了,也许是因为这里的香与之前酒反应产生的燥热,韩文清走过去轻轻啃咬来少年的嘴唇。

叶修被这突如其来的吻搞的都懵了,愣了半天而韩文清早已在他的口腔里掀起了腥风血雨,狂猛的力道吻的叶修舌尖都带着疼痛。

但在这之后叶修还是拽着韩文清的头发将他拉远,伸出舌头舔了舔被韩文清啃咬到红肿的嘴唇,他其实有点心绪鼓荡,斜着撇了眼韩文清。

少年泛红的眼角和似怒的眼神看的韩文清心里更是烦躁,无甚言语,只是反握住少年的手将他揽入怀中,往着床上一抛,再次垂头含着叶修的唇瓣吮吸。

叶修拍拍韩文清的胸膛叫他起来,韩文清倒是顺从的起来,不过他用着经常握枪带茧的手捂住了叶修的唇。

韩文清:“不许拒绝我。”

叶修想掰开韩文清的手,可这家伙劲儿太大了,只好红着个眼圈看着韩文清,用眼神鄙视着他。

叶修:你捂住我的嘴我怎么说话!

韩文清自然是接收到了叶修的信号,沉默了一下就说:“答应你就眨眨眼。”

叶修眨巴眨巴他水汪汪的眼睛。

两人在床上转辗交吻,叶修还在空余之时轻声呜咽着:“强买强卖!”

韩文清啃咬着少年的颈脖,细腻的皮肤上出现红色的星星点点,透露着令人窒息的诱惑力。

灯影摇曳,两道属于少年的身体渐渐地合二为一。

少年浑身赤裸的抽着烟倚在靠枕上,仅是一层薄被遮住了令人遐想的部位,韩文清摸着少年柔软的腰身,眼底含欲。

韩文清吻了少年如墨眼睛,嘴巴里喊着叶修的名字。

叶修听着就斜着眼睨着他:“叫春呢?”

这样的叶修实在是过于迷人,一响贪欢后的沙哑嗓音眉梢里的慵懒随意,都足够让韩文清痴迷。

韩文清以为他这一生会金戈铁马守国家,退下来后就找个人姑娘好好生活。

一遇叶修误终生。

但他也没想到事情会变的如此突然,消失的叶修再次出现,却背负上了汉奸的骂名。眼底容不得半点沙子的韩文清自然是怒不可遏,在日本人的租界里头堵着叶修。

韩文清自然是注意到叶修过于苍白的脸,但他却毫不心疼的在上面加上了一层红色的手印。后来叶修再遇到韩文清,他的身边多了一个清秀的少年,眉目间却与叶修有着几分相似。

最后日本人731部队被毁,叶家一举成为在民众中声望最大的世家,但韩文清却再也没有见到过叶修。

他去问过蒋公,得到的答案却让韩文清身处冰窖。

“叶修这孩子想着你们韩家可能没法接下这任务,自个私下找我接了,本来是想让你去的,太危险了,但叶家小子很对得起你这个兄弟,拜托了我好多次,可惜现在不知道人在哪…唉…世事无常。”

我有故人抱剑去,斩尽春风未肯归。

从此以后再没有那么一个人,能把所有的信任、钟爱、甚至灵魂,寄放在他身上。他想起少年有次喝醉酒,自己背着他回家,少年绯红着脸,呵出的气夹杂着甜甜的酒香,在他耳边唱歌戏曲。

“为救韩郎离家园,谁料皇榜中状元,中状元着红袍帽插宫花,好哇好新鲜哪……我考状元不为把名显,我考状元不为做高官,为了多情的韩公子,夫妻恩爱花好月儿圆哪……”叶修这个小醉鬼还有点意识,居然把李公子改成了自家的韩少帅,惹得韩文清这张家暴脸都成了绕指柔。

用再烈的酒,再高的权,再好的美人,也换不来一份这样炽热而又纯洁的感情。

韩文清在死前都没有见到过叶修,他知道叶修葬在哪儿,但他却没有去见他。

他有什么资格呢。

一生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的东三省韩大帅,最后却落个死不瞑目的下场。

他看到叶修捧着一大束蔷薇转过身来看他,笑的温柔。

我曾经爱过你 / 
爱情 / 
在我的心灵里 / 
也许还没有完全消失 / 
但愿它不会再去打扰你 / 
我也不想再使你难过伤心 / 
我曾经默默无语地 / 
毫无指望地爱过你 / 
我既忍着羞怯 / 
又忍受着嫉妒的折磨 / 
我曾经那样真诚 / 
那样温柔地爱过你 / 
但愿上帝保佑你 / 
另一个人也会像我一样爱你

用一生去换一个救赎。

叶修揽着韩文清突然就笑了,“不好意思啊,不太喜欢别人碰我,老韩,你简直跟大漠孤烟一个模子里刻出来一样!”

叶修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是以微笑,还是以沉默。但韩文清却没有这样的记忆,何必再去提起呢?往日耳鬓厮磨,亲密无间的场景仿佛就在眼前,有随即消散。但如果是当年的韩文清站在叶修面前,问叶修这些年过得好不好,叶修肯定是会回答不好的。在你生命中倏忽而过的几年我却用了一生去遗忘,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

韩文清像是很受用叶修这样的亲昵,在他身边坐了下来。韩文清问叶修想吃什么,其实叶修不太饿,前面刚吃了桶泡面,于是就对韩文清说:“你夹点自己喜欢吃的就行,不要夹我的,我蛮饱的。”

韩文清斜看了叶修一眼,不言,继续夹。

“老韩我说你这人,饭量那么大?两人份都吃的下?”

韩文清照样没搭理叶修,直接去付钱了。

老板端上了两个人的碗,过一会烧烤也上来了。

叶修咽了咽口水,默默的拿起了旁边的筷子。

突然,韩文清说了句:“不是说不吃?”

叶修没回答,用水汪汪的大眼睛看了眼他。

“嗯?”

“我看你这么多也吃不下,我帮你吃。”

“我吃的下。”

“老韩你不能这样,我筷子都提起来了,你吃得下我也要吃!”

韩文清冷哼了一声:“就知道你会这样,我要是只点了自己的份,你不得馋死。”

而且韩文清也舍不得让叶修看着他吃。

明明才第一次见面,可用的情却好像攒了好几年,难以抑制,泛滥成灾。

吴雪峰的车在半路上没油了,没办法,只好托人将叶修送回去。本来林杰打算送叶修的,结果韩文清自告奋勇的接下护送叶少爷回家的任务。

叶修坐地铁时突然犯困了,就把头靠在旁边的扶手上想眯一小会。结果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叶修就感觉有只大手扶着了他的头。

叶修的脑袋到了韩文清的肩膀上。

叶修凶巴巴的说:“你干嘛!”

韩文清也凶巴巴地回了叶修:“我在这里,你还去靠扶手干什么?”

随后而来的是叶修的脸红,韩文清的沉默。

要说起来,叶修认识韩文清这么久了,听到他偶尔这么说话,还是忍不住红了脸,况且是现在这个还是少年的韩文清。

韩文清的思绪早就不知道飞哪去了,他想啊,在这短暂的岁月里,两个人互相扶持互相鼓掌互相安慰,在某一天一起闲下来,说说最近的近况,然后相视一笑,用最真最真的表情说,我爱你,是有多好。


评论(34)
热度(152)
© 刚宝 / Powered by LOFTER